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德哈】循环往复的诅咒

第一次写DH有点紧张。好短小这其实是一个段子。

 ——————————————

 哈利成功通过三强争霸赛第一回合的喜悦在第二天的走廊上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驱散得一干二净。 

“哟波特。” 哈利停下匆匆往前的脚步,抿抿嘴,决定不加理会继续往前走。 

“你现在一定在享受大家对于你那个精妙的飞来咒的称赞吧,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有趣的传言,你在魔咒课上的飞来咒练习凶表现得极其糟糕,却在争霸赛中使用得如此出色。据说是由于你身边的这位格兰杰给你进行了长达一下午的突击辅导?”

 哈利转身直视德拉科。 

“这不关你的事。” 

德拉科挑衅地扬扬眉毛: “嗯哼,我没有一个万事通为我补课,然而和你不同的是,这个咒语我不需要别人的的帮助也能完成得很好。” 话音刚落,德拉科便迅速地抽出了魔杖。

“眼镜飞来!”

哈利没有料到他会在走廊上施咒。眼镜猝不及防地从他的鼻梁上脱离朝德拉科飞去。德拉科抬起胳膊,准确无误地接住了,然后朝着三人的方向摇了摇。

“你这混蛋!”罗恩正捏着拳头要冲上去,被赫敏用力抓住了胳膊阻拦。

“别冲动,你想在走廊上打架吗?”赫敏低声劝道。马尔福身后越来越多斯莱特林的学生凑过来看笑话,她确定在人群最后跟着的是斯内普,这时候发生任何冲突都是给了他找格兰芬多麻烦的好机会。

罗恩气愤地收回手看向哈利。哈利看着离这里越来越近的斯内普,瞪了德拉科一眼,决定无视这个疯子离开这里。

“韦斯莱你可真出乎我意料的心胸宽广,你知道的两个好朋友扔下你独处吗,还是你根本就不介意?难道波特没有告诉你?波特,你看来并没有把你的这位好朋友的感受放在心上嘛?”

德拉科得意洋洋的话语让哈利的血液一下冲上了头顶。哈利猛地转身向德拉科大步冲去,眼镜什么的早就不需在意了,他现在只想抓住德拉科系得整整齐齐的领带,然后往他的鼻梁上狠狠揍一拳。

然而一个麻烦的问题是,没有眼镜的哈利,眼里的景象是一片模糊的重影。以至于他已经冲到德拉科身前时,他还以为德拉科在他好几步以外的地方。

德拉科见他冲向自己,便握紧了魔杖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势,然而他并没有受到想象中的攻击——哈利毫无征兆地撞上了他,过大的冲击使两人一起往后倒在了地板上。围观的人群齐齐发出一阵惊呼。

两个人的体重加起来冲撞地面的力量让德拉科痛得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嚎,他感到压在他身上的人挣扎了几下后揪住了他的领带。

“克拉布!高尔……”德拉科忙向两个跟班求助。哈利抓住德拉科的领带正要将刚才的想法付诸行动。克拉布高尔二人正要抓住哈利,这时边上响起了一声“咔嚓”和一道闪光。

“哇哦,”科林·克里维举着他的照相机一脸惊叹地看着骚乱的中心,“你们两个能让一下,让我再拍一张吗?”他对着克拉布和高尔说。

克拉布和高尔愣着对视一眼,后退了两步。科林又迅速地“咔嚓咔嚓”连拍了几张。

回过神的罗恩和赫敏忙将哈利从德拉科身上拉起。克拉布与高尔也将德拉科扶起。斯内普这时终于穿过人群来到几人旁。

“波特先生,请告诉我你又制造了什么麻烦。”斯内普用他惯常的阴沉表情看着哈利,低沉着声音说。

“不……是他先……”

“教授,波特想对我使用暴力,他把我撞倒在地上。”德拉科抢打断了哈利的话,对斯内普说。

“格兰芬多扣10分。波特先生,因为你恶劣的行为。”斯内普捻着手指说,无视了格兰芬多的学生们抗议的声音,“你是否受伤。”斯内普对德拉科问。

“我想是的,先生,我摔倒时觉得很疼。”德拉科说这话时带着恶意的笑看着哈利。

“那么,作为对他人犯下暴力罪行后的赎罪,波特先生,你应当将马尔福先生送去医疗翼,并确保他完全恢复后再离开。”斯内普皱着眉对哈利说,得到了身后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一阵喝彩。

哈利握紧拳头,理智告诉他这时再反驳只会给斯内普再次扣分的理由,只能深吸口气走上前抓住德拉科的胳膊。

“走吧。”

“哎哟,”德拉科夸张地惨叫了一声,“你抓到我受伤的地方了。”

哈利用力闭了下眼睛忍着了把他掀翻在地的冲动,减轻了手上的力量,走了两步,想起什么,低声对德拉科说:“眼镜还给我。”

“看你的表现了。”德拉科露出一个歪着半边嘴角的笑容,正要走时,又转头表情不善地对科林说:“刚才拍的,不准传出去。”说完不去理会科林气呼呼瞪着他的神情,转身迈开脚步,但身体后侧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的部位瞬间的痛感却让他差点没能站稳,被哈利一把拉住。

德拉科咬咬牙,忍着疼痛,尽量保持身体端正地往外走去。

医疗翼里德拉科躺在病床上,手里把玩着哈利的眼镜,想着要在把眼镜还回去之前悄悄在上面施一个什么咒。

有了。

趁哈利短暂离开去盥洗室的的时间里,德拉科在眼镜上施了一个在早晨喝下南瓜汁的话之后脑袋会变成南瓜的诅咒。

在哈利回来后,他得意地奚落了哈利一番后把眼镜扔了回去。

德拉科之前对科林放出的威胁并没有奏效,反而让一份在学生中流行的自印小报提前印刷完毕,当晚就送到了各个订阅的学生手中。哈利撞倒德拉科的照片,毫无意外地刊登在了头版头条。

德拉科看了看那张照片——自己一手拿着魔杖一手拿着眼镜,朝着三人的方向耀武扬威地张开双臂,却被笔直过来的哈利撞倒在地。哈利用双臂把自己撑起跨坐在了他身上,揪住他的领带握起拳头,似乎想要打下去——然后被科林拍照时的动静吸引,两人一起看向镜头。

德拉科愤怒地几下撕碎了报纸扔进壁炉,他刚刚进门时公共休息室中有女生在偷笑着窃窃私语,见到他后马上安静下来。毫无疑问是在讨论这张照片——这张照片的角度,看起来似乎是哈利冲进了他的怀里。又一次,又一次那个圣人波特让自己如此狼狈。

不过,明天早餐时,因为出洋相而成为众人视线中心的就是那个疤头了。他注意过很多次,波特非常爱喝南瓜汁。想想看吧,救世主,圣人波特,三强争霸赛的勇士——在早餐的时候脑袋变成了一只南瓜——也许这还会撑坏他的眼镜。德拉科开始心情愉悦地计划着明天要用怎样添油加醋的语言煽动众人去嘲笑他。

格兰芬多宿舍里,哈利翻着刚刚借来的《古怪咒语大全》,旁边扔着那张报纸。

有了。

让被施咒者对着他看到的第一只植物单膝下跪求爱,没记错的话明天斯莱特林是有草药课的。

明天早餐的时候自己守在门口,趁他走过的时候轻声下个咒,完美的计划。不会对他造成实质性的身体伤害,又能让他出个大洋相。

哈利拿起魔杖,想象着德拉科出丑的样子,练习起来。

———————完———————

总是下意识打成破特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