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叶蓝】四次元口袋里的叶修(上)

  半原著背景,逻辑科学什么的完全没有,当童话故事看吧。

  

  设定叶修留的是个头像ID都和大号一样的小号。蓝河住在杭州。

  

  希望时间轴没有弄错_(:з」∠)_

       蓝翔制服也算制服吧……

  摸鱼摸过头没写完,但我就是要放出来不然这个月真是咸鱼得过头了……

  ——————————————————

  

  1.

  

  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城市的空气夹杂着细碎的雪花刺肤入骨,距离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还有遥不可及的距离。对于怕冷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年中最难熬的季节。

  

  尤其是当家中的空调坏了的时候。

  

  蓝河带着五人小队打倒了副本关底boss,长舒一口气,才发现卧室中的气温是空调房里不应有的微冷。匆匆分配完装备,蓝河拿起遥控器将温度又调高了几度,等待了一会,丝毫没有觉得温暖起来,反而手指都开始有些发僵了。这才无奈地承认空调坏了。

  

  打了电话给售后,被告知维修人员后天才能来,这下可糟了。

  

  蓝河翻出电暖宝,边充电边想着如何熬过这两天。

  

  被绕岸垂杨明里暗里针对排挤,被派去新区开荒,虽然知道会长这是为了让自己避免和他的正面冲突,但是今天回神领时看到绕岸等人在公会频道里明显说给自己看的幸灾乐祸的话,心里还是难免有些疙瘩。再想到第十区即将面对的勾心斗角,和被抢走的首杀,心情更糟糕了。

  

  空调又坏了,真是流年不利。

  

  蓝河拿出一盒维X奶茶打算热一热喝,突然想起了当初买这箱奶茶时帮自己搬上楼的店员。

  

  “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万能的叶修随时为您服务。”那人挤挤眼睛说,顺便还塞给蓝河一张名片。

  

  这江湖骗子一样的口吻让蓝河完全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而此时却不知怎么想起来了。

  

  蓝河在抽屉里找到了被自己随手扔进去的名片,上面写着“叶修”两个字,没有手机号,只有QQ号,职务写的是“无所不能的叶修”。

  

  抱着玩玩的心态,蓝河加了那个号,头像是片枫叶,ID是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蓝河来了精神。

  

  叶秋,叶修,有什么关系吗?

  

  对方很快通过了邀请。

  

  蓝河首先提问:“你是叶秋的粉?”

  

  对方答:“算是吧,有事?”

  

  蓝河想起正事:“之前你给了我这张名片。”

  

  “我问你,空调坏了你有办法么?”

  

  对方答:“打电话找人修啊。”

  

  “维修的人今天没空啊,不然我还问你。”

  

  “地址。”

  

  “你会修?”

  

  “嗯哼。”

  

  蓝河有些犹豫,对面又发来了新的消息:“你玩荣耀?”

  

  蓝河的头像是一个剑客,十分有辨识度。

  

  “嗯。”

  

  “喜欢叶秋?”

  

  “是啊,不过最喜欢的还是黄少天。”蓝河发完这句又添上一句感慨:“嘉世成绩一直在下滑,也不知叶秋大神最近怎么样了。”

  

  “嘉世应该很快就会宣布他退役的消息了。”对面轻飘飘地发来这么一句,却是看得蓝河一惊。

  

  “真的假的?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是万能的叶修,当然什么都知道。”句末还加了个叼着烟的得意表情。

  

  “我不信!你不要胡说!”蓝河愤愤道。

  

  “骗你有什么好处,你等着看嘛。”叶修不把蓝河的反驳放在心上。

  

  蓝河对于这个信口雌黄的家伙有些生气,也不回答,直接关了对话窗口。

  

  然而不到一小时,右下角弹出新闻,叶秋退役。

  

  蓝河一时有些不能接受,懵了一会才想起叶修的神预言。看了看新闻内容,发布会在十分钟之前,叶修会提前知道消息,难道是嘉世的员工?不可能啊?

  

  蓝河戳开叶修的qq,想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干脆发了个省略号过去。

  

  对面很快回复来:“信了?”

  

  “嗯……你是怎么知道的啊?”蓝河问。

  

  “你猜?”

  

  蓝河信口胡诌:“你也姓叶,也是H市的,该不会他双胞胎兄弟吧。”

  

  “小兄弟你很有想法啊!”

  

  “唉……真是太可惜了,虽然每个选手都有这么一天,但还是觉得有点难过。”蓝河无精打采道,“尤其嘉世这几年的成绩和当初的辉煌做对比,叶秋决定退役的时候不知该多无奈。”

  

  那边也沉默了一会,然后问:“你还修空调不?”

  

  “修修修。”

  

  2.

  

  把地址发过去没多久,叶修便上门了。蓝河打开门,叶修穿着蓝灰色工装脚边放着工具包,正搓着手呵气。蓝河忙把电暖宝递给他。

  

  叶修接过去,道了声谢。

  

  问过蓝河关于空调的一些情况后,叶修哐当哐当开始干活。

  

  蓝河抱着电暖宝在窝在旁边看着。注意到蓝河的目光,叶修朝他挤挤眼睛笑笑。觉得自己盯着人的样子有些失态,蓝河挪开目光往里缩了缩。

  

  在他开始有些迷糊的时候,叶修推了推他:“行了。”

  

  蓝河睁开眼,感到一阵温暖。

  

  “谢谢啊。”蓝河拿出钱给叶修,肚子却在这时叫了起来。“饿了?”叶修像变魔术一样从口袋掏出带着体温的一袋小面包和一盒牛奶。

  

  “诶?”蓝河看着他刚才现在都一样瘪瘪的衣服口袋十分惊讶,“你藏在哪里的?”

  

  “告诉你个秘密,我这其实是个四次元口袋。”叶修神神叨叨地说,“哆啦A梦看过没?”

  

  蓝河不听他胡扯,三两口吃完,看看时间:“都快10点了,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你要做饭么?”叶修问。

  

  “天冷不想动……你想吃什么?我叫外卖。”

  

  “哪能再让你破费,家里大米鸡蛋总有吧?”

  

  “有。”

  

  “那我去做,你等着啊。”叶修不由分说走向了厨房。

  

  蓝河开了客厅的空调和电视等着,电视里正放着叶修退役的发布会重播。节目很煽情,蓝河看得有些鼻子发酸,都没注意到一阵香味。

  

  叶修伸出只手在蓝河的眼前挥了挥:“吃饭了啊。”

  

  蓝河回过神来,端起那碗很香的蛋炒饭。正想和叶修道谢,却看到他也端着饭碗看着电视,表情也很是惆怅。注意到蓝河的目光,叶修才回过神来,朝他笑笑。

  

  蓝河犹豫下说:“你也别太难过了……”

  

  叶修看他一眼,又露出了闲闲散散的笑容。

  

  “而且我们再伤感也不会比他本人更难过,还是希望他退役后过得好就行了……”

  

  “嗯,你说的对。”叶修淡淡一笑,低头吃饭。

  

  酒足饭饱后,叶修又恢复了正常,把包潇洒一拎,挥挥手说:“感谢惠顾,有什么需要尽管联系我,随时为您服务~”

  

  蓝河窗边想目送他一下,却一转眼就没了人影。

  

  真是个神奇的人,蓝河想。

  

  2.

  

  待天气终于开始转暖,与蓝河异地分别了一个整个冬季的女友来到了终于来到了这里,带来的是分手的要求。

  

  女友,啊不前女友走后,蓝河精神萎靡地趴在这家她很喜欢的甜品店的桌子上,直到瓷盘和桌面撞击的清脆声响惊动了他。蓝河抬起头,看到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甜品师熟悉的笑脸。

  

  “你怎么在这里?”

  

  叶修在他对面坐下:“你精神不好,要吃点甜的。”

  

  蓝河拿起一块奶酪包咬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嚼着,发现味道相当好。

  

  “好吃……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个口味?”

  

  “那天你家厨房的垃圾桶里我看到了包装纸。”叶修神态轻松。

  

  “两个多月前了的事记得这么清楚,你是特工吗?”蓝河惊讶。

  

  “来来来和我说说,你今天怎么了?”叶修支着头问。

  

  被他一提醒。蓝河又泄了气,趴在桌上说:“我失恋了。”

  

  “说明她不是对的那个人,你该高兴她给了你重新寻找幸福的机会。”

  

  “说得真容易。”蓝河白他一眼。

  

  “那她干嘛要和你分手呢?”

  

  “她说根本没有和我在恋爱的感觉。”

  

  “那你觉得呢?”

  

  “我……”蓝河觉得有些理亏。

  

  “我看你刚刚也没有很努力挽回的样子嘛。”

  

  蓝河沉默,然后长叹一声。

  

  “唉……最近真是背啊。”

  

  “你好像遇到不少事啊,来来来我今天给你当个树洞,有什么苦水,说吧。”叶修大方地说。

  

  蓝河纠结了一会,终于下了决心一样开始滔滔不绝。

  

  工作中的烦恼,情感上的疲乏,新的工作环境勾心斗角情况比以往还严重,那个软硬不吃的对手绑架着各方的成绩,去当卧底却当得自己意志动摇……

  叶修听他说完,回味了一会,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我怎么觉得你对那个‘大魔头’的印象还挺好的?”

  蓝河承认:“他虽然很让人头疼但人品确实不错啊,说实话必须和他当对手而不是朋友我觉得挺遗憾的。”

  “哦~”叶修一脸兴致盎然地看着蓝河。

  “哎别光我说啊,你也说说你的事呗。我都告诉你这么多了。”蓝河说。

  “你想知道些什么?”

  “我第一次认识你你是帮我搬饮料的店员,结果你还会修空调,今天看到你你又在这里干活,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你为什么会知道叶秋要退役?”

  “嗯……你让我组织下语言……”

  叶修简单会议了下,然后慢慢对蓝河讲述。

  当然和蓝河一样也是打了码的。

  与自己共同创立事业的伙伴渐行渐远,在貌合神离多年后最终分道扬镳,伙伴担心自己给他造成威胁而将自己驱逐,一无所有的自己为了能重头再来而艰苦奋斗中……

  蓝河听得入神时,叶修幽幽地总结道:“总之我正在努力奋斗争取东山再起……”

  蓝河吸吸鼻子:“你怎么把自己说得跟反派似的。”

  叶修有些崩溃:“我表达能力这么差么?”

  “没……我听明白了,就是你有些形容用得真的不太恰当。”

  “能听懂就行了嘛。”打码真累。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提前知道叶秋的事的?”

         “其实我就是叶秋。”叶修一脸严肃。

     “不说算了,”蓝河根本不当真,“看在你正处在最艰难的时刻我就不要你请客了。”蓝河指指吃剩下的盘子。

  “我本来就没打算帮你买单啊。”

  “能说得委婉点嘛?”

  “你不会钱没带够吧。”

  “……我突然觉得你和那人挺像的 ?”

  “谁?那个大魔头啊?”

  “嗯……人都挺好的,就是有时候让人来气。”蓝河认真地说。

        “我当你是有夸我了。”叶修点头。

         “诶你记不记得我和你提到过的那个老跟我作对的同事?”蓝河神神秘秘。

          
         “记得,他怎么了?”

         “他向大魔头挑衅,然后被教训得特别惨。”

         
         “哦?他帮你出气的么?”叶修笑问。

         “怎么可能,谁让我那同事太高估自己。”蓝河咽下最后一点点心,“不过那之后他确实收敛多了。”

  叶修笑笑,揉揉蓝河的脑袋:“我走了啊。”

  “啊……这么早下班?”

  “哆啦A梦要回去充电了。”

  “哦……拜拜。”

  叶修挥挥手,留下一个潇洒离去的背影。

  蓝河看向窗外,花坛里沉睡已久的植株已有了返青的迹象。

  春天终于要来了啊。

  ——————TBC——————

感谢阅读,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哈哈哈哈明天就能写开挖掘机了 @叶蓝月替企划限时中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63)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