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湛羡澄】神仙奶爸(一)

我的亲亲脑洞打印机!

西北车夫:

主要是羡澄的湛羡澄,决定打羡澄和湛澄tag蹭热度


 


奶爸江澄,小不点魏婴,师兄蓝湛,不等边三角,澄→湛基本为零


 


脑洞依然来自亲亲往生焰 @1排1座 


 


简述:原著向江澄专心修炼不瞎搞,观音庙后长命百岁活成个老神仙,某湛某羡一前一后在云游中身亡,因为没见上最后一面,老神仙闲得放屁决定去找自己发小转世,结果一捡捡了俩


 


行文非常流水账,应该是段子模式,更新短小,随写随发


 


 


 


(一)



观音庙后须臾百年,昔日活的死的好的赖的差不读都死了个干净,云深不知处早就改朝换代,目前金鳞台掌事的是金凌的孙子。


 


而江家目前的家主每天除了处理家事、管理宗族之外,还有一项要职,那就是——


 


伺候老祖宗。


 


老祖宗江澄其实并不需要伺候,只是闲得无聊总让人陪。


若是陪个行动不便的糟老头子说说话也就罢了,偏生这老祖宗江神仙身体倍棒,丰神俊朗,一把年纪了活得反而恣意。


 


但凡江家主相亲,女方必然要看上老祖宗,因为他超酷。


但凡江家主夜猎,当晚所有猎物全被老祖宗一人收了,因为他牛逼。


 


江家主非常愁。


 


江家主整天操劳,苦大仇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那么一两岁。


老祖宗游手好闲,神采飞扬,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那么一两百岁。


 


江家主老实说:这是我爷爷。


老祖宗呵呵道:他是我表哥。


某云梦人:表弟好。


 


江家主苦大仇深,试图劝老祖宗:多出去转转,有益身体健康。


第二天老祖宗生擒一只三人高的西北巨獒,养在莲花坞当奶狗。


 


江家主继续劝:多出去转转,没准儿能娶到小老婆。


第二天老祖宗带着一群胸大腰细的莲花坞小姐姐出去玩,声势浩大。


 


江家主擦着汗劝道:多出去转转,人在江湖,没准儿能找到什么朋友。


老祖宗难得地沉默了。


 


第二天江家主起床,就听下属来报,老祖宗收拾了东西出门了,说是云游四海,大概不回来了。


 


江家主连称三声天降大喜,遂又问下人:老祖宗带了什么走了?钱够不够?有没有什么东西防身?


下人如实回答:什么也没带,就带了一支笛子。


 



正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老神仙江澄年轻的时候的确是当过家的,可惜事过百年,许多这样那样的事都忘却了。


 


他当初超酷地一披外袍离开莲花坞,下场就是现在穷得叮当响,穿了一身大氅貂皮,却站在包子铺门口盯着三文的一个包子发呆。


 


包子铺的伙计被他盯得发怵,一阵难受,犹豫许久才问道:公子,来个包子?


江澄:不。


 


那伙计转头去忙,却总觉得芒刺在背,屁股似被毛毛扎,怎么也不得安宁。


 


伙计又道:公子,迷路了?


江澄:没有。


 


得不到答复,伙计只好又转头去忙,可他一想到一个贵公子站在门口,就觉得心里十分上下,终于第三次转过头去,却发现门口早就没了人影。


 


伙计总算舒了一口气,手脚麻利地继续卖包子了。


 


 


其实江澄一声不吭地离开,倒不是因为什么不好意思之类的理由,他活了一百多年脸皮早就成精,这种小事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他真正离开的原因是,方才站在包子铺门口,耳边却突然响起的一声细小的哭声。


 


修仙之人耳聪目明,何况他这种修为极高的老妖精,旁人听不见的声音,他却可以通通收入耳内。


 


他刚刚听到几声此起彼伏的犬吠,紧接着就是孩童极轻的哭声,那声音透着些害怕,像极了小时候的魏婴。


 


江澄一边步伐矫健大步流星,心中却盘算着:魏婴死了有快三年了吧?他要是现在找到魏婴的转世,那岂不是只有个两岁的奶娃娃?


 


可江澄走进一看,才看到被狗围攻的根本不是什么两岁的奶娃娃,而是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儿。


 


他随手赶走了狗,既然没找到魏婴,他也不是救世主,并不打算管这小孩儿,临走前却被小孩儿伸手一抓衣袍。


 


江澄本以为自己是被赖上了,回头仔细一瞧,目光却正好撞进一双极浅的眸子里,明明七八岁大的小孩儿,却有一双历经沧桑却又淡漠疏离的眼,琉璃光芒浅淡。


 


小孩儿脸上脏兮兮一片,细看倒是长得很俊,只攥着江澄的衣衫下摆,一声不吭地抿着嘴。


 


老神仙猛地想起来,魏婴死了是三年不到,可那死断袖的姘头蓝湛已经死了快十年,对上这个浅眼珠子的小孩儿,岁数正好。


 


得,真他娘的冤家路窄。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80)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