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太太,到了年关,读者们在坑里拨拉着旧粮说,“太太的文还坑着呢”,到了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太太的文还坑着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太太。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太太的确跑路了。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