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去了
 

【羡澄】Ciao Amore

一个丧逼听着丧逼歌看着丧逼文,真是……爽

易子云:

被虐成狗……

拉过来虐虐仙女们。

不要脸的说想看廉价小宾馆扩写,没买戒指那个真的是太虐了………………


谁人纵我疯魔:



*被 @易子云 《斗酒纵马》二十五章给虐到崩溃的产物,云老师你还我睡眠。斗酒现paro版的魏哥和小澄澄,一切解释归刀王云老师。




*同时谴责 @往生焰 同学给我推荐的丧逼歌,丧逼,太丧逼了,曲子和歌词都丧,导致我一晚上没睡边写边哭。




*吗啡已然疯了。




BGM:Salvatore



文 / 吗啡



魏婴在滂沱的雨声中发动了汽车,夏日的雨水哗啦拍打着车窗,远处的街灯都被玻璃上的水雾隔得模模糊糊。江澄躺在副驾上,魏婴不愿将他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便把他抱上了那辆抢来的车。

他轻轻将江澄的头往自己的方向偏了一些,好让自己开车的时候转头就能看到他的脸。江澄的额发已经很长了,刚好遮住他额上那道狰狞的烙印,这让他看上去仍像从前一样漂亮。他总是漂亮的。魏婴想着,突然又拉开车门冲进雨了里,片刻后执着一朵玫瑰上来,虔诚地别在江澄的领口。他侧身给江澄系好安全带,又在对方冰凉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街边的霓虹涣散着陆离的光,像缤纷的宝石。魏婴一脚踩满了油门冲出去,副驾上坐着他的爱人,倘若不是这场经年难遇的大雨,这样的场景也就跟从前别无二致。豪车别墅,美酒佳肴,他和江澄开车回家之前分吃同一个甜腻的冰淇淋,赶在家里人过来前争分夺秒地接吻,把融化的奶油舔进对方口腔。

他想起来就有些想笑,自言自语地说:阿澄,你想吃冰淇淋吗?

江澄当然不会回答他,几个小时前江澄已经再也不会回应他的任何话了。然而他仍然转头冲着对方问道: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抢你的冰淇淋吃。

我把自己的那根吃完,还要抢你的啃上一口。当然,我最喜欢啃你嘴里的。

他说着说着就笑了,踩着油门把速度加到了一百二十迈。

他的枪紧紧地贴在他胸前的口袋,抵着他心脏的位置,他隐隐地觉得枪管依然发着热,身上却很冷。夏天不应该这么冷的,大约还是因为淋了一身雨的缘故。他周身冰凉,只有胸口贴着枪的地方仍然滚烫,弥散着硝火与血的气味。

等红灯的时候他侧身闻了一下那只玫瑰,鼻腔里却依然斥着血的腥气。他没擦干净江澄身上的血。魏婴有些迟钝地想,等回家了还得给江澄洗一遍澡,他不喜欢血气。

街上已经没什么车了,也没有人会在这个点在雨中飙车狂奔。之前几个月里他绝对不会把车开到大路上,然而现在也已经无所谓了。他的仇家在这条路的尽头,而他是这个夜晚的不速之客,为他孤单的爱和信仰孤注一掷。

他的目光移向江澄空荡荡的裤管,恍惚又想起了无忧无虑的十九岁。那时候他们一起趴在廉价小旅馆的床上抽烟,他按住江澄拿烟的手,低头吻上那张青春稚嫩的嘴,烟灰落在被褥上,也没有谁去关心。江澄漂亮的腿紧紧缠在他的腰间,热烈地吞吐着魏婴给予他的一切。爱欲给他的身体,誓言给他的眼睛。半梦半醒之间他睁眼,窗外斑驳的霓虹照进来,在江澄面上落下绮丽的暗影。远处隐约传来商店里温柔的歌声,la la la, ciao amore. 他的国王沉沉睡在他的怀中,他低头吻住他的额角,像在做一场醒不来的美梦。

后来某天夜里他醒来,魔怔一般盯着江澄被截断的双腿,紧紧咬着手,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他想到出事之前江澄像是有什麽预感似的,牵着他的手翻进教堂里头,在无人的圣坛底下交换许诺一生的誓词。那个时候他执着江澄的手在无名指上烙下亲吻,而今他亲吻着江澄断指上的森森白骨,却恨自己来不及为他买上一枚戒指。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那里只做了简单的包扎,而现在伤口又开始持续渗血。那个时候江澄根本没什麽力气了,刀口却仍然刺的那么深,那么疼。他不愿去想江澄当时是有多害怕,不愿去想江澄是把他当作了别的什么人。那样仓皇惊惧的神情,是承受过多少比死更残酷狠毒的恶,才把那么骄傲的人摧毁到这个地步。

魏婴……
……求求你。
杀了我——

疯了吧。他想,或许自己早也已经随着江澄疯了。不然又怎么会拿枪对准江澄的胸口,答应爱人最后的请求。

再珍惜又能怎样呢?他深爱的,他心尖上的国王,被可笑又可恨的命运抛弃在这人间的炼狱里,睡在一场没有尽头的大雨中,再也不会醒来了。

雨势越来越大,整座城市仿佛都泡在这铺天盖地的雨水里,天幕嚎啕一般恸哭。他在夏日的暴雨中念着爱人的名字,他沉默的爱人静静睡在他的身旁,陪他开向复仇与死的末路。

Ciao amore.

他想起江澄教他的第一句意大利语,十九岁的那个夜晚街上放的歌。女歌手的声音无悲无喜,轻轻唱着再见,我的爱。

他笑着念出五个音节,眼泪却掉了下来。



FIN.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958)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