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薛洋】寸灰

*金光瑶视角,晓←薛,不喜请叉


苏涉带着濒死的薛洋来到一处隐秘的山洞时,金光瑶已等在那里。

薛洋手臂被斩断处涌出的大量鲜血瞬时便让这个小小的山洞被血腥气笼罩,苏涉将他置于地面略高处,从乾坤袖中搜出了那半块阴虎符。

“宗主。”苏涉低声唤道,递上阴虎符。

金光瑶接过阴虎符捏在手心,盯着薛洋对苏涉说:“处理一下你自己的伤吧。”

说罢走到薛洋身边,蹲下看着他。

薛洋全身的鲜血已几乎流尽,面上透出灰败死气,双目圆睁,眼神却已经涣散。嘴唇颤动,嗫嚅着无法听清的话语,仅剩的右手五指神经质地屈伸,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

金光瑶哪里见过这样狼狈的薛洋,在他们不太长的相处时光里,无论是初遇时的夔州恶霸,还是后来的金麟台客卿,甚至被关入地牢时,薛洋都是自始至终的嚣张跋扈。

那是金光瑶曾经暗暗羡慕的活力与恣意。同是罪大恶极之人,薛洋却偏偏能恶得张扬纯粹,快活非凡,而自己整日战战兢兢,每夜噩梦连连。

如今,这个曾是他唯一可在其面前卸下伪装的人,知晓彼此全部罪恶的人,称得上他唯一的朋友的人,马上就要死了。

当初清理薛洋后,明知道他很可能还活着,却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面对夷陵老祖和含光君,明知薛洋此趟必定有去无回,却冷眼旁观任由着他去送死了。

你可真是自大,鬼道不如魏无羡,剑术不比蓝忘机,对上他二人必死无疑。现在可好,不光自己的命,那两把剑,锁麟囊,还有当个宝守了这么多年的尸体都丢了,你说你可不可笑。

薛洋口中不断涌出血沫,呼吸声粗哑急促,像个老旧的风箱,每一次的呼吸都能眼看着生命力从中流失。直到他从从喉咙深处发出最后一声低哑的嘶吼,胸口才终于停止了起伏。

金光瑶深深叹口气,伸手擦去了薛洋嘴角的血渍。

薛洋没有告诉过他幼时经历过什么,但凭那只没有小指骨形扭曲的左手,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当年那个捧着血肉模糊的左手哭得撕心裂肺的小乞丐,如今面前这个失去左臂,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罪人。除去满身罪孽满手血腥,依旧是一无所有狼狈不堪。

他陡然产生了一阵强烈的兔死狐悲之感。

为薛洋阖上依旧盯着虚空中某处的双眼,金光瑶吩咐苏涉:“把他火化了吧。”

既然这么喜欢这个地方,那样的性子竟然能把自己困于死城多年,那就干脆化为尘土,回归大地。若是有天来阵风,能把你和那位道长的骨灰融为一体,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不分离,也算遂了你的愿。

金光瑶起身离开,却又在转身后被余光略过的某处吸引,再回过头去。

薛洋用来束发的白色布条,和他的黑发一道垂下散落在地上。那布带似乎是用了很多年,已经泛黄磨损,边缘支棱着粗糙的线头。发带上每隔一段便是一片边缘发黄的深深浅浅暗色痕迹,像是干涸已久的血迹。

只一瞬间,那发带便在火焰的拥裹中蜷曲枯败,化为了灰烬。




*想写这个是出于私心,薛洋死的时候他在意的一切,降灾、霜华、锁麟囊、糖、道长,全都失去了。连那只代表他一生罪与恨开端的左手都被斩下。虽然知道他是罪有应得,可还是想给他留样东西在身边。

*薛洋报复常萍的方式,无论是使用霜华还是选择凌迟,都比他往日的报复多了一层仪式感。所以这么做也是有可能的吧,类似戴孝了。

*突然勤奋起来了!!!

全文链接
 
 
 
评论(13)
 
 
热度(115)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