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叶蓝】咬板栗小人和板栗精

 @王·大柱🌵 睡前故事,边吃栗子边写的。

1.

秋冬日,贴膘时。

叶修也不能免俗地在路过糖炒栗子店时被香味吸引,买了一包刚出锅的新鲜板栗,热乎乎地散发着清甜的香气。回家抱着栗子一口气吃完还不过瘾,上网搜了下板栗烧鸡的教程,又下单了一袋生板栗。

结果板栗到家时,叶修遇到了麻烦——他不会去壳。

正在百度去壳方法时,挂着的游戏响起“叮咚”一声密聊。

叶修切到游戏界面,一个剑客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旁边。

蓝桥春雪:叶神啊,你最近没什么计划吧

君莫笑:哪方面?

蓝桥春雪:新区的记录啊什么的

君莫笑:没啊,我已经退居二线了,不过你要是这么念念不舍的话,我不介意再次出山抢几个首杀

蓝桥春雪:去去去

耳机里不断地传出有节奏的“咔哒”声,叶修好奇问了句:“蓝河你那什么声音啊?”

“我剥栗子吃呢。”蓝河开了口。

“哦,我最近也爱吃,”叶修说着扔了个剥好的放嘴里,“对了,你知不知道生的板栗怎么剥方便啊。”

蓝河那边的剥壳声停下了,没有说话。就在叶修以为他已经不在电脑前的时候,蓝河开口了。

“叶神你发个地址给我,我寄个专门剥板栗的工具给你。”

“不用不用,你告诉我名字我去淘宝买。”

“独家的,淘宝没有。”

“这么厉害,”叶修把收件地址和手机号发过去,“你可别给我寄个炸弹啊。”叶修开玩笑道。

“真是个好主意。”

“喂。”

2.

第二天,蓝河寄的包裹就到了,还发的顺丰。

叶修拆开包得严严实实的箱子,里面是一个小玩偶,似乎是照着蓝桥春雪的样子做的,披着披风拿着剑,脸上简单几笔画出了一双精神十足的眼睛,下巴是是活动的。玩偶是木制,沉甸甸得很。

叶修拿起蓝河手写的使用说明,带上玩偶去了厨房。照着说明上写的把生板栗放进玩偶的嘴里,一扳拿着剑的胳膊,玩偶的嘴“咔”一下合上,再打开时栗子壳和栗子仁已经分离开,不知里面是什么结构。

叶修乐了,这东西还真好用。

把食材放进锅里慢炖,叶修回到卧室电脑前点开好友栏,蓝河不在线,叶修给他留言“你给我寄的那工具真挺好用的,谢谢啊。”想起玩偶还在厨房,便去拿了回来放在电脑旁边。

刚坐下,蓝桥春雪就上线了。

蓝桥春雪:不客气

君莫笑:你把这东西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剥

蓝桥春雪:我有别的办法剥

君莫笑:我今天第一次做板栗烧鸡,希望能成功

蓝桥春雪:是好吃,不过我更喜欢糖炒的

两人话题从吃的一路扯远,最后还是蓝河提醒了叶修时间到了去关火。

做得很成功,鸡肉嫩滑,板栗清甜,叶修吃得很满意。

吃完饭洗碗时叶修才想起来有哪里不对劲。

我在厨房的时候好像忘了放盐啊,但是味道尝起来也没有不对。

3.

“知道了马上来,哎爸你别急啊我这就下来。”叶修匆匆忙忙穿上鞋,刚要开门一摸口袋钥匙不见了,又冲回房间。

把钥匙可能出现的边边角角都摸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正着急,脑子里已经自动播放起了老爸敲着拐杖的咆哮,一扭头看到钥匙圈正在剥栗子娃娃的剑上挂着。

是昨天随手放上去的吗?完全没印象,而且刚刚怎么没看到呢。

叶修来不及多想,拿起钥匙着急忙慌地冲出门下楼。

电脑桌上的小玩偶在门关上后,颜料画出的眼珠往大门的方向一转,又慢慢转向了电脑。

4.

“唉……果然挨了老爷子一顿训。”饭局回来的叶修唉声叹气。虽然找到了钥匙但还是比约好的时间迟到了两分钟,叶修自知理亏,一路低着头不说话。

不过也算是幸运,如果再晚一点,估计就不只是一顿训那么简单了,这么一想自己觉得运气还不错。

“你来了之后我运气好像变好了啊,连睡觉都安稳了”。叶修心情愉快地把玩偶拿在手上把玩了两下,放下后,习惯地打开电脑。

叶修近段时间莫名有些失眠,但是这个玩偶来了后,躺下很快就能睡着,第二天看睡眠记录,质量非常好。

做了两个任务后,蓝桥春雪上线了。

叶修密聊过去。

君莫笑:你最近好像挺忙的啊,每天都是晚上才上线。

蓝桥春雪:嗯,白天有点事。

君莫笑:你什么时候满的级啊,昨天看还差一级的

蓝桥春雪:昨天就差一点点了,刚刚交了个任务就满级了

叶修打开一包回来时路上买的炒栗子,看看旁边的玩偶,心想:生栗子能剥,那炒好的也能剥吧。

放了一个在玩偶的嘴里,扳了下胳膊,玩偶的嘴合上又开,板栗还是完整的一颗。

叶修又试了几下,还是这样。

君莫笑:你的那个剥板栗的娃娃是不是只能剥生的啊?

蓝桥春雪:是吗?你再试试?

叶修又扳了下。

“咔哒”剥好了。

君莫笑:好了,能剥

系统提示对方不在线。

掉线了?叶修奇怪。

吃了几个栗子,去洗漱,把米淘好放进电饭锅定好时,明天一起来就能直接吃了。

一切完毕后回来,蓝桥春雪又在线了。

君莫笑:怎么,网不好?

蓝桥春雪:有点

君莫笑:等忙完了可以来北京玩啊,请你吃我做的板栗烧鸡,你还能给我展示下你剥栗子的技巧

蓝桥春雪:我不用生板栗做东西吃

君莫笑:只爱吃糖炒?太可惜了,不过还是可以考虑下过来玩,我本人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蓝桥春雪:不去,没什么好见的

君莫笑:哟蓝团长就是大牌啊,近距离生活中的荣耀教科书都不想见?

蓝桥春雪:我猜你生活中是个出门前丢三落四出门后忘记锁门的宅男吧,很稀奇嘛?

最后还加了个得意洋洋的表情。

……好像真让他猜对了点,不过我也就偶尔这样吧,大部分时候我还是很上进的也不怎么宅啊,叶修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等等,叶修想起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忘记锁门。

回来后开门时门是锁上的,可白天急匆匆出门时……自己锁门了吗?

叶修摸摸下巴,看看聊天栏里的记录,起身去把家里各个门窗检查了遍确定都安全,才回来电脑前。

君莫笑:我下了啊

蓝桥春雪:晚安

叶修关机,去厨房取消了电饭煲的定时。

回来之后,叶修掏出手机给梁易春发了个叼着烟的表情。

梁易春:……

叶修:问你个事,你们公会的蓝桥春雪这几天在吗

梁易春:他这几天说家里有事,回家办公

叶修:那他这几天白天的时候在线吗

梁易春:基本都在

叶修:谢谢,没事了

千山万水之外的梁易春一头雾水。

叶修握着手机,看看电脑桌上的玩偶,若有所思。

躺下后,和这几天一样,睡意很快袭来。

5.

黑暗中的小玩偶转转眼珠,伸伸胳膊,迈开了小短腿。

小心地抓着电源线滑到地上,控制着不发出声响走到床边,抓着叶修垂到地上的被子爬到叶修旁边,给他掖好被子。又抓着被子下来,走到门边轻轻推开虚掩的门。

走到厨房,像攀岩一样爬上橱柜走到电饭煲旁边,设置好定时烹饪。

正要爬下来时,“啪”,厨房的灯开了。

本该正熟睡着的叶修站在门旁。

“还真是你啊。”叶修揉揉鼻尖,走进弯下腰仔细看着那个一只脚已经悬空的小玩偶。

“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我这几天睡得很死,但我今天给手环设了个闹钟,五分钟振动一次,所以今天睡着后马上就醒了,逮个正着。”

玩偶一动不动。

“别装了都跑这了我是傻子都知道是你。”叶修把玩偶拿手里。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这几天也帮了我不少忙是吧,我不会对你不好的。”叶修好声好气。

“还不出来?那我只能呢找别人帮我看看了,北京城里能人可不少,不过他们下手是轻是重我就不知道了……”叶修利诱不成改威逼。

“别把我给别人看!”小玩偶终于急得说话了,木头下巴开开合合,发出的却是蓝河的音色。

“你是蓝河?”叶修惊得下巴也要掉了。

“是我。”

“你是个娃娃?”

“娃娃是用来装我本体的,我是这个。”娃娃肚子上一条叶修尝试过却打不开的缝自己开了,里面是一个小橱,装着一颗生板栗。

叶修目瞪口呆:“蓝河你是个板栗?”

“我本是果园里一颗修行百年的板栗精。”板栗在叶修的手掌上滚了两圈。

“……你让我缓缓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叶修拿着玩偶和板栗回了房间。

6.

“就是说,你为了找个安全地方渡劫,就把自己装在这个娃娃里寄我这儿了?”叶修严肃地问。

“嗯。”娃娃点点头。因为叶修觉得对着板栗说话怪怪的,又放了回去。

“我这几天睡得很好,是你对我用法术的原因?”

“对。”

“我不在的时候你就用我电脑偷偷打荣耀?”

“我忍不住嘛……”

“可我在家的时候也看到你在线啊。”

“我怎么说也是个妖怪,简单地控制下数据还是可以的,只不过就不能同时控制这个娃娃了。”

“哦,难怪那次剥板栗突然不灵了,不是这个娃娃在剥,是你在剥啊。”

“嗯。”蓝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本来是准备明天就偷偷施个法术让你忘掉这几天的事再把自己寄回去的,结果就被你发现了。”

“你渡劫渡完了?”

“你早上出门时车子是不是压死了一只老鼠?那个本来是要来咬我的。”

叶修拍拍玩偶的脑袋。

“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变回人的样子了?”

“可以,但是不能变。”

“为什么?”

“变回去后……是没有穿衣服的。”蓝河的语气有些尴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叶修揉揉脑袋,小玩偶刚刚跳起来用力撞了下叶修的额头。

“没事你可以穿我的嘛,然后买机票回去,挤在包裹里多不舒服。”叶修安慰道。

“我忘带身份证了。”

“你还说我丢三落四呢,出这么远的门都不带上钱包。”叶修好笑,“哎你是个板栗精啊,那你还爱吃糖炒栗子?”

“我吃的都是已经炒好的啊,生的我从来不碰的,本来就这样我这样只有运势好能从人类手中逃过一劫的板栗才有机遇成精。”蓝河自豪。

“我看你就是贪吃。”叶修把玩偶捧着凑到自己面前,“还有个问题。”

“什么?”

“找个安全的地方渡劫为什么不找个借口去你其他家人朋友那里呢?比如蓝溪阁的几个,他们不该比我靠得住么?万一我把你随手乱扔怎么办,我这你回去也不方便啊,为什么想起来来我这呢?”叶修把玩偶举到和自己双眼平齐,看着他问。

小玩偶眨眨眼睛,移开目光不说话。

叶修也不追问,主动岔开了话题:“那你现在是渡劫成功了,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报恩?”

“我这几天不是有帮你忙吗?”

“那可不够,要不是我的话你现在可被老鼠吃了,我看你这几天当田螺姑娘挺擅长的,要不要一直住下来做个田螺……呃,板栗姑娘?板栗小伙?”叶修笑眯眯,“或者我过去你家?”

--------------感谢阅读(*^__^*) --------------

标题就是从《咬胡桃小人和老鼠女王》改来的,比较耳熟能详的翻译就是《胡桃夹子》,不过我更喜欢我小时候看的插图本的这个翻译。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149)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