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啊!
 

【K莫】薛定谔的腹肌

不会写肉的人和不会写非肉的人的合作……

这么多其实都是炕戏的铺垫

1.

KO和郝眉早已波澜不惊地度过了七年之痒,又大步向十周年迈进。几年来依旧如胶似漆,秀恩爱于无形之中,走到哪去都像是一对新鲜出炉的小情侣。不光是因为举止亲密,还由于看着年轻。

码农其实是个很损耗健康的职业,不过致一元老哥们几人还算是本行业中的幸运儿,比起大批遭受脱发之苦的同行,心态健康身体也好,面相上没什么辛酸生活留下的艰苦烙印。然而毕竟不是当年满脸胶原蛋白的青年了,时光总会在脸上留下些痕迹。

然而KO郝眉是例外。

郝眉见过KO十八岁时在打工的地方和同事们的合影,长得很着急,和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毫无区别,五官成熟,说是三十岁也没人怀疑。然而这几年下来,KO还是当初两人第一次认识的样子。KO在几人中最年长,现在看起来和其他人是同龄。郝眉一点都不怀疑到了不惑之年他看起来就比自己的几个哥们年纪小了。

至于郝眉,天生长得嫩,现在也是一张有些婴儿肥的娃娃脸。刚出象牙塔就进了都是好兄弟的公司,没怎么接触人心险恶,又被KO宠得不吃一点苦,无论容貌还是神态都还是一副孩子样,偶尔回学校里走走,还会被学生当成同龄人。

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俩遭遇中年危机。

这天两人完成和谐的床上运动,郝眉正心满意足趴在枕头上,侧着脸欣赏正在床边给他倒水的KO的好颜值,和好身材。

……然后他一下清醒了。

“KO你过来下……”郝眉招招手。

KO听话地靠过去。

郝眉伸手摸了摸KO的腹部。

平平一片。

曾经轮廓分明的八块腹肌,消失了。

郝眉大惊失色:“KO你是不是胖了?”

KO:“……”

这是KO少有的因无言以对而沉默。

2.

KO过去二十多年里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但遇到了每月生活费600块时都不忘享受生活的郝眉大少爷后,也被他带得慢慢娇惯了起来。郝眉爱吃肉,每次吃饭KO就理所当然地把荤菜都留给他。这么多来几次后,郝眉再粗枝大叶也发现了不对劲。于是在最高领导眉少强烈要求深入贯彻“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政策后,两人在饭菜原料上的支出上翻了将近一倍。

这几年郝眉不太爱出去玩了,而KO的厨艺越发精进。郝眉的周末娱乐就成了拉着KO研究菜谱,或者在家一起打游戏看电影。再加上程序员工作一坐能坐一整天,平时的运动顶多就是吃完饭出去走一圈,长肉几乎是必然的。

其实KO长肉后也还是瘦的,四肢肌肉的线条依旧,也没有小肚子,只是多了一层薄薄的脂肪挡住了肌肉。总体来说身材都是不错的。但是对于多年来见惯了KO模特般体型的郝眉来说,这已经是晴天霹雳。

不能这么堕落下去了!虽然现在KO的身材还没走形,可是再过几年呢?想象一个啤酒肚的KO,郝眉就觉得天要塌了。

郝眉不顾腰部的酸痛挣扎着爬起来,靠着靠垫坐好。

“KO,从明天开始,不吃淀粉,不沾油,而且要好好健身。”郝眉严肃地说。

习惯了郝眉的跳跃思维的KO默默点头。

郝眉指挥着KO把饮食和健身计划打印出来贴墙上,皱着眉说:“老三还计划着等下个月大家一块儿出去玩呢,到时候他估计又要故意秀身材,千万不能让他太得意。”

看着一脸沉痛的郝眉,KO突然很想笑,他在郝眉面前从不掩饰情绪,于是便真的笑了出来。

“怎么了?”郝眉疑惑。

KO伸手捏了把郝眉若隐若现的双下巴:“听你的。”

郝眉摸了摸自己下巴和脖子连接处的软肉,有些心塞。

郝眉大学时身上很瘦,但脸依旧是婴儿肥。被KO在自己家的房子里“包养”后整个人胖了一圈,亏得他骨架细,看上去反而有了点逆生长的感觉,也因此被同事们打趣说是得到了爱情的滋润。

可郝眉不这么觉得,他很羡慕KO的身材,虽然也坚持锻炼过一段时间,但似乎是天赋限制,成果只是变得结实了一些,腹肌之神并不眷顾他。

但是现在!自己的双下巴都要出来了!

郝眉作为一家之主,有必要挽救这个家似乎开始下滑的颜值。

3.

眉哥是个行动派,第二天两人就吃上了健康餐。

“唉……”郝眉有些无精打采地用筷子戳戳保温饭盒里的青菜和虾肉。老实说,KO的厨艺不是盖的,清水煮肉片都能被他做得有滋有味,只是这些年郝眉的嘴实在被养得刁,习惯了顿顿大餐,一下子吃清淡了实在有些不适应。

然而,自己定的目标,必须坚持完成。

“哟眉哥,你怎么突然清心寡欲了?”愚公趁着午餐时间跑到郝眉位置旁想蹭点KO做的饭,却发现郝眉今天带来的菜和往日相比……有些简陋。

愚公偷偷朝KO的位置看了一眼:“眉哥,你俩不会吵架了吧?他虐待你?”

“瞎说什么呢,我自愿的。”郝眉长叹口气,往嘴里塞了一筷子虾,清甜可口,肉质弹滑,端得是一只好虾。

不是吧,这么个吃货会自愿吃这么点?就算他愿意,KO舍得么?愚公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看这如丧考妣的表情,哪里像自愿了。愚公在心里秀了下依旧没及格的语文。

难道是感情出问题了?

愚公觉得这非常有可能,感情不和,于是KO不好好做饭来表达不满,一定是这样。

虽然平时嘴上总喊着狗男男,但也就是兄弟间的玩笑,自己身为娘家人,不能看着兄弟遇到麻烦不管。

“眉哥啊,跟我说说,你怎么惹KO生气了他这么虐待你?”愚公找了个KO不在的时机悄悄对郝眉说。

“瞎想什么呢我俩感情好着呢。”郝眉白了眼愚公。

“别装了,”愚公挤眉弄眼,指指桌上的饭盒,“吃得那么简陋,跟你以前的饭菜比像难民吃的,还想蛮过我?”

“哎,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遭遇了点……人到中年都会遇到的麻烦。”郝眉含糊其辞,怎么能让你们知道KO的腹肌不见了呢!

愚公听到这话顿时面如土色。

人到中年,男人。

愚公想到的第一句话是升官发财死……

打住打住不吉利。

他俩有谁移情别恋了?

不可能啊,愚公很清楚他俩这些年感情多好。何况前两天还好好的呢,他们也不是会玩一见钟情的人。

4.

整个下午愚公都在不停地走神,看看郝眉,再看看KO。

奇怪,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啊,俩人还和平常一样,稍有空闲就看看对方。

两个男人,人到中年,麻烦。

想想过去郝眉和KO干柴烈火般的生活。

KO他……不会“不行”了吧!所以眉哥他不满意了!KO就生气了!这么看就很有道理了!

愚公脸都白了。

夫夫生活的和谐与否也是相当影响感情的,愚公至今没能实现嫁富婆的梦想,不过这不妨碍他理论知识丰富。

是兄弟!就要给兄弟鼓励!帮他树立渡过难关的信心!愚公这么想着,点开了郝眉的QQ。

愚公爬山:眉哥眉哥

被摘的猩猩:干嘛

愚公爬山: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谁家没个小矛盾呢,你要有信心,现代技术这么发达,总会解决的

被摘的猩猩:那是肯定的,我已经制定好了十分科学的计划了

被摘的猩猩:不准跟别人说!尤其老三!

愚公爬山:一定一定

这种……咳咳,隐疾,当然要帮兄弟保守秘密。

5.

郝眉在这一个月里也还是没忘了带上KO做的小饼干去肖奈家诱拐他儿子,不过现在他换了诱拐对象,改对肖奈的小儿子下手了。没别的原因,肖明琮上小学后,那贼精的眉眼越发像肖奈,郝眉看着心虚。

好吃的小饼干,加上郝眉讨喜的脸,郝眉很得肖明玥的欢心,也就引来了肖明琮的不满。

一个多月过去,致一众人按计划聚餐。

席间郝眉去了趟洗手间,愚公见状跟了上去。

洗手间是个常用来说悄悄话的地点,无论男女。

愚公借着水龙头的水流声做掩护低声问:“眉哥,你们的中年危机解决得怎么样了?”

郝眉漫不经心地搓手:“按计划进行呢,可是……”想到和腹肌无缘的自己,有些心塞,“唉,人生在世总会遇到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郝眉很是忧郁。

愚公一听,看来不妙啊。

“这个么……你也别太悲观了,以KO的身体素质,总会好起来的对不对。”愚公安慰。

“KO?KO挺好的啊,我是说我。”郝眉瘪瘪嘴。

愚公这下明白了,不是KO不行了,是眉哥性冷淡了?那这可麻烦了。

“诶呦我还当是KO怎么了,原来是你啊……这KO对你痴心一片,我相信他不会抛弃你的。”愚公深沉地拍拍郝眉的肩膀。

“我知道。”郝眉有些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不过如果哪天你们真的……嗯,那什么了,没事,大不了兄弟我给你找个喜欢你这种类型小白脸的富婆。”

“瞎说什么呢,什么富婆啊。”郝眉一时没听懂什么意思。

“愚公叔叔,你在和郝眉哥哥说什么呀。”一道清脆的童音在两人背后响起。

洗手间从来不是一个适合说悄悄话的场合。

回去饭桌的路上,郝眉反复向肖明琮确认他没有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等下也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然而换来的是对方一个高深莫测的笑脸。

之后,肖明琮都保持着他乖宝宝的样子,郝眉提心吊胆就许久才松了一口气,然而在大家吃饱喝足开始聊天,并例行声讨KO和郝眉不人道的虐狗行为时,肖明琮突然出声了。

“他们感情真的很好吗,刚才我还听到愚公叔叔说要给郝眉哥哥介绍富婆呢!”

一时沉默。

肖明琮无视一个劲使眼色好郝眉继续大声说:“但是我觉得愚公哥哥你还是把富婆留给你自己吧,上次郝眉哥哥还和我炫耀他在健身房被美女搭讪了呢,他说自己结婚,美女还不信。”

众人的视线在郝眉和愚公和KO身上来回穿梭。

愚公装傻,举起酒杯:“那个,你们还想吃什么,加餐的我请啊。”

6.

晚餐在各种眼神对杀中结束,郝眉低着头跟在KO身后回房间,手上飞快地和愚公发着消息。

愚公爬山:眉哥我错了

被摘的猩猩:你妹你妹你妹!你才不行!你才性冷淡!这下KO生气了!咒你一辈子嫁不给富婆!

郝眉恶狠狠地发出这句话后,将手机塞回口袋。

“呃,K、KO啊。”郝眉陪着笑贴上去。

KO面无表情不做回应,靠在床沿上玩手机。

郝眉坐到旁边,扯扯KO的袖子:“上次愚公他看到我的午饭,以为我们感情出问题了就来问我,我当然不会告诉他具体怎么回事了,就含糊地说了下,结果那小子,他以为……你不行了!然后这次他又以为是我性冷淡!才说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正好琮琮路过听到我们说话,你也知道他一直不爽我想拐走他弟弟,这才故意捣乱的。”

KO抬起头直视郝眉依旧不说话,看得郝眉心里发毛。KO这人看着不声不响的,其实心思不少,闷骚又记仇。面对郝眉时百依百顺,可对着别人发狠起来也很可怕。郝眉觉得还要继续解释清楚。

“有次我去肖奈家的时候琮琮说我让他喊哥哥是装嫩,我就说我去健身房还会被二十几岁的小姑娘要号码。确实是遇到过一个小姑娘这么干,我把我手上戒指亮给她看了她都不信,我就找个借口走了,其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你别放在心上啊。”

郝眉被KO黑沉的双眼看得有些慌,觉得有必要出卖一下色相。

“KO……”郝眉把脸凑过去,KO不为所动。

“KO哥哥……”郝眉摆出一个天真可爱的笑脸,KO依旧冷眼直视。

“KO叔叔……”郝眉只能厚着脸皮把被KO“教育”得神志不清时才会喊出来的称呼用上了。

郝眉被KO冷冷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压抑的气氛几乎让他要晕过去,直到KO紧抿着的双唇弯出了一个极力憋笑的扭曲线条。

“好啊我就知道你在装生气!”郝眉扑上去狠狠地晃着KO的肩膀。

“那既然他们有这么多误会,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证明我没有不行,你没有性冷淡而且已婚?”KO说。

郝眉嘿嘿一笑,翻身跨坐到KO身上。

两人的欢爱总是以接吻开始,这次却不同,KO直接咬上了郝眉的脖子,像是品尝食物一样,用牙齿仔细地轻咬和摩挲着每一块地方,手也不安分地伸进了衣摆下。

郝眉闭上眼睛等待着接下来的事,KO却没有碰重要部位,而是捏了把他肚子上的肉。

“喂!”郝眉炸毛。

KO不为所动,继续揉捏,一边含住了郝眉的耳垂。

“眉眉……”

这个从不在外人面前使用的称呼让郝眉浑身一软,顺从地趴在了KO身上。

郝眉一身的软肉手感极好,KO爱极了把他抱在怀里的感觉。

郝眉不甘示弱地掀起了KO的上衣,刚把手贴上他腹部……就感受到了坚实的触感。

“……你腹肌什么时候练回来的?”

“上星期。”

郝眉悲愤极了,人比人气死人啊!只能心有不甘地一口咬上了KO的肩膀。

下文看这→吃肉点我 


感谢老司机 @不挑食的圆咕咚 

这是该文的灵感来源↓



我真的是粉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248)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