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K莫】洞房惊魂夜

 @^ 每天都能看到熊打滚/ 的点文,穿喜服的美人,好像写跑偏了。对不起本该有肉的部分今天状态实在不好憋不出来,以后再补_(:з」∠)_在电脑前翻了一晚上白眼这对的一个字没写出来却把另一个CP脑补了个完整。

鬼屋部分是听着这首写出来的^^

1.

郝眉穿着凤冠霞被,坐在点着花烛的喜堂里,哀怨地长叹一声。

这场面实在是他自找的。

致一最近开发的游戏新玩法大获成功,游戏方干脆下了血本,建了一个主题乐园。

而其中最让人期待的,就是洞房鬼屋了。

这个也是这次游戏更新中一个新任务,玩家需要杀死恶鬼,救出被古宅中被恶鬼劫持强迫成亲的新娘,但在任务结束后,才知道这个新娘,其实是多年前因为被迫与这间古宅曾经的一个家族族人进行阴婚而被杀害的女鬼,所谓的恶鬼其实是这家人的子孙。

游戏官网的投票中显示,这次大更新中这个新任务的人气排行第一。为表感谢,主题乐园正式开放前邀请了致一的工作人员们提前试玩。甚至还提供了一个“福利”,致一可以选出一位员工亲自扮演穿着婚服的女鬼吓唬人。

在女鬼人选上,郝眉第一个提议:“就让三嫂去嘛,长得又白又美,而且三嫂已经穿过一次喜服了,熟练!”

当然这个提议被肖奈一票否决了。

肖奈看看郝眉:“那些没家室的人就不要去洞房凑热闹了,不如,就你去吧。”

郝眉立刻反对:“那怎么行,我是男的啊!”

愚公上来凑热闹:“没事,这个女鬼是戴着红盖头的,看不清脸,再说了眉哥这小脸白白嫩嫩的,就算露出来也没什么。”

郝眉宁死不从:“我不答应!这事关我男人的尊严!而且婚房里的鬼什么的也太晦气了吧,哪个变态想出来的这个任务啊!”

猴子一脸看智障儿童的表情:“不是你么?”

郝眉一愣:“我?”

仔细回想了下。

好像还真是。

那天创意部讨论新的系列任务中“恶鬼劫持新娘”的支线时,路过的郝眉端着茶说:“杀恶鬼救新娘什么的多没创意啊,让玩家做完任务再发现新娘其实才是鬼,这才有意思。”

于是创意部把任务修改成了现在这样。其实这个套路也没什么新意,顶多加了点反封建迷信反压迫的思想,但是在画面音乐和文案的共同渲染下,整个任务过程氛围阴森非常,令人心惊而引人入胜。实装后大受玩家好评。因此这次主题乐园,鬼屋环节也备受期待。

郝眉语塞,干脆扭头搬救兵,“KO!他们欺负我!”

看到KO起身走过来,愚公几人立马识趣地作鸟兽状四散。

肖奈看看KO,低声对郝眉说:“你穿这一次,我就给KO多放一星期假。”

张牙舞爪的郝眉打住了,盯着肖奈问:“真的?”

肖奈点点头,微皱眉头故作神秘说:“而且游戏方说了,这套婚服送给穿他的员工,拿回去后你可以让KO穿给你看。”

郝眉立刻抛弃了自己的原则,朝着KO欢呼道:“KO你得和我一起去啊!看我扮鬼吓死他们!”

2.

虽然还是自愿来了,可是进了鬼屋才发现,当鬼挺无聊的。

鬼屋内的灯光,音效,全部都是电脑控制的,郝眉只需要穿着喜服坐着,或者穿着喜服站着,或者穿着喜服走两步。

幸好可以在大袖的遮掩下玩玩手机。

郝眉抬手揉揉自己的脖子,这凤冠虽然用的不是真的珠宝,可是这繁复的装饰也不轻。郝眉甩甩袖子,衣服材质肯定不像微微的婚服那样由丝绸制成,不过也柔软亲肤透气,层层叠叠倒也不难受。

郝眉把盖头掀起来,四处走动着打量房中的布置。和各种影视作品中的婚房差不多,老式的家具,红烛昏罗帐。但是地上有些零零散散的血迹和刀斧留下的痕迹,以及角落里一些摔坏的打翻的器物,提示游客这间婚房曾经发生过可怕的事。房内主要的光线来自两根不太明亮的花烛——当然为了安全考虑,它们其实是两只电灯。屋顶上方开了天窗,人造的月光自上而下透入,给整个婚房打上了冷调色彩。随着时间流逝,光线模仿真的月光改变着方向,屋内的影子也随之移动。时不时响起的幽咽的风声和抽泣,听得人汗毛直立。

不过郝眉在里面呆了一会,最初的新奇感淡去后,现在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屋外传来脚步声,郝眉来了精神,坐在了妆台前,摆了个对镜理红妆的姿势。一边想着游戏方的要求真是奇怪,戴着盖头怎么梳妆。

盖头材质是半透的,从外面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从里面能模糊地看到外部景物,防止抓瞎。

郝眉摆了一会姿势,拿起梳妆台上的一张信笺,走到门后,把房门轻轻开了条缝,伸出手把信递了出去,外面的人将信纸接走。

这个鬼屋与游客是互动的,婚房只是整个老宅鬼屋的一部分。这个举动来自任务剧情。新娘在房中写了封信,拜托家丁帮忙将新送给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求救,结果家丁告密,新娘惨死。

为了烘托气氛,门框上方还有专门的打光,把郝眉的手照得白惨惨的,郝眉本身五指修长,在大红色衣袖的衬托下更显诡异。

郝眉听到外面的人紧张又兴奋的谈话声,在盖头里打了个呵欠,又回床边坐着。

这间鬼屋有窗户供游人从外往里看,不能太随心所欲。

老宅的光线和音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可怖,重现出新娘被害那晚的过程。老宅的内外各处开始响起杂乱的人声,门窗开开合合,穿堂而过的寒风吹起婚房中的红帐。郝眉回忆了下剧本,站起身缓缓向窗前走去。

随着门窗开合的速度越来越快,婚房内的花烛的光芒开始闪动,人影摇晃,人声越发凄厉。当灾厄即将降临的氛围被推到顶点之时,所有光线倏然熄灭,郝眉趁着黑暗躲到事先安排好的一个藏身的角落。伴着几声充满怨恨的哀嚎,灯光再次猛地亮起,鲜血一样深深浅浅的暗红色打在婚房的每个角落,而窗户对着的墙壁上,打出了被吊死的新娘晃动的尸首的投影。

郝眉满意地听到了窗外和门外游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灯光逐渐暗下,门窗停止了开合,人声停止,冷风渐息。光线慢慢恢复了一开始的样子,郝眉又从角落走出,坐到了床沿。

游戏剧情中,新娘死后的冤魂作祟,老宅中的族人一个个死于非命,幸存下来的人举家出逃,离开前请方士将新娘镇压在了宅中,因此她只能一遍遍地重复被害那天的情景。

3.

这么重复了两三遍后,郝眉的耳机里响起了肖奈的的声音:“你现在可以出来了,我让KO去接你。”

对了,说好让KO看自己怎么吓人的,结果自己一来就被工作人员带走换上了这身衣服然后就在鬼屋里摆pose了,也不知他人去了哪儿。

身后响起了两声敲门声,听得郝眉浑身一僵,不过随后便听到了一声熟悉的低沉嗓音。

“郝眉。”

是KO。

郝眉长舒一口气,把红盖头一掀,循着声音的来源找去。

KO从一扇隐蔽的小门中走出。

“原来还有这个地方啊。”郝眉歪着脑袋看看,“你刚刚都在哪儿啊?”

KO手指指:“就在那后面,可以看到这里的情况。”

郝眉惊诧:“一直在那看着?没去和他们玩?”

KO点头:“怕你这边出什么意外。”

郝眉拍拍胸脯:“能有什么意外,眉哥我胆子大着呢,不过你不玩也没关系,下次正式开放了我们一起来。”

“嗯。”KO应声,仔细打量着穿着喜服的男朋友。

郝眉肤色本就白,在大红色嫁衣的衬托下更显得肤色皎洁。KO看得心生怜爱,忍不住走上去轻搂住腰,对着那正说着不停的双唇吻了下去。

郝眉顺理成章地抓住KO的衣襟,闭上眼睛回应这个吻。

这时房门的方向却突兀地响起了几声令人汗毛倒数的笑声,郝眉惊地猛扭头望去,只见一个人头,凑在门缝对着两人咧嘴大笑。

“鬼……”郝眉第一反应冲上去把“鬼”抓住痛打一顿,身边的KO已经大步走了过去,郝眉想跟上,结果却踩到了衣摆绊倒了自己,摔在地上时撞到了地板上一个隐藏的开关,房内的灯光再次发生了变化。

花烛熄灭,泛绿的惨淡光线瞬间充满房内,红色的罗账喜被在光线的照射下竟然变成了灰白色,喜被下露出一双惨白的脚。婚房一下变成了灵堂。

而门外的那个“鬼”,已经由于惊吓大叫了一声跑远了。

郝眉想起来了,这是鬼屋的彩蛋。游戏剧情中,这个家族的幸存者出逃后,像是受了诅咒,生活愈发困窘,这一代的几个后人便想起了荒废的祖屋,想让新娘的鬼魂彻底消失,以便拿回老宅。而玩家在这时发现了新娘曾经的恋人留下的一封残破的信,希望有人帮助被困宅中的新娘得到解脱。信的内容年代久远,模糊不清,只有能看出“恶鬼”,“阴婚”等关键字和几句求救的话语。玩家的角色便误认为有恶鬼掠劫了新娘,前往老宅,杀死了正在作法想让新娘魂飞魄散的几个族人,并破坏了方士留下的封印。新娘的魂魄这才得以超生。而这所埋葬着罪恶的老宅也在这时轰然倒塌,化为一片孤坟。

当然游乐场不能让这鬼屋真的塌了,于是修改了下,在罗账和喜被的表面使用了特殊的染料,在特定的光线下会显为白色。哪个游客倒霉地踩到了开关,就要承受礼堂变灵堂的震撼了。

KO走过来把郝眉扶起坐到床边:“有没有哪里受伤?”

郝眉感受了下:“没有吧……只有左边脚腕有点刺刺的。”

KO蹲下拎起裤腿检查了下脚腕,蹭破了一小块皮。

“小擦伤。”KO说着站起,“我背你。”

郝眉推辞:“不用不用,就外面小块皮,一点都不影响走路……”

“我想背你。”

“哦。”郝眉脸红了下,老老实实的爬上KO的背。

KO背着郝眉走出鬼屋外,被外面的肖奈眼疾手快拍了个正着。

肖奈收起手机上去问:“你们要玩别的吗?”

KO:“不了,他刚刚摔倒脚受了点伤,我带他回去。”

肖奈点头:“我开车送你们吧。”

郝眉发话:“我不先换个衣服吗?”

肖奈露出个让郝眉哆嗦了一下的笑容:“你回家,慢慢换。”

3.

到家后,KO抱到卧室,去拿了碘酒给郝眉擦了下伤口,尽管郝眉坚持这点小擦伤明天就会自己好的。

处理完,KO没有起身,而是就着半蹲的姿势抬头注视着郝眉的双眼。

郝眉被他毫不掩饰的眼神看得脸一红:“看、看什么呢。”

KO吐了个字:“你。”然后环住郝眉的腰,把脸埋在了他胸前。

郝眉由他抱着,想起件事:“对了,肖奈说这衣服送我了。”

“嗯,你穿好看。”KO说。

郝眉只得把“我想看你穿”这句话咽了回去。

“那个游戏剧情里的新娘和她的竹马真是挺可怜的。”郝眉突然说,“就这么突然阴阳两隔了,连死在一起都没能实现。”

“嗯。”KO抬头看他。

郝眉想想:“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洞房。”

“像。”KO赞同,“不过我没有婚服。”

“你身材这么好,不穿才好看,”郝眉挤眉弄眼,“干不干?”

KO是个行动派的KO,不说话,直接伸手解开了郝眉腰间的绣带,欺身压住郝眉,扯下他的长裤丢到一旁,开始松郝眉的衣领,却被抓住了手腕。

“嘿嘿,我来。”郝眉咧咧嘴,伸出手,一颗颗解开了KO黑色衬衫的纽扣,然后在他胸口捏了把,“唉,你身材怎么就这么好呢。”无比羡慕地感叹。

“都是你的。”

郝眉听了这话得意地扬扬眉毛,一个翻身把KO压在了身下,俯身深吻身下的人。KO撩起红衣的下摆,隔着内裤揉捏,郝眉发出声闷哼,松开唇咬向了KO的脖颈。

两位老司机轻车熟路上路。

4.
第二天,KO和郝眉都没来上班。

肖奈解释:“作为让郝眉穿女装的报酬,我给他们放了假。”

微微悄悄对肖奈说:“昨晚美人师兄是穿着婚服回去的,你们说他们是不是……”

肖奈微笑看她:“你也想?”

微微脸红跑走。

致一的群里,有个别的部门的新人正在诉苦:“我在鬼屋门外面看了一会,一开始觉得还挺吓人的,后来发现其实就那几个套路,正觉得无聊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来了个穿黑衣服的男鬼和女鬼亲上了,这下我可激动了以为是保留节目呢,结果那个男鬼突然恶狠狠盯上了我,然后那女鬼就直挺挺倒下去了,这时候那到处红色的洞房突然一下变成了惨白的灵堂,那男鬼一脸凶神恶煞地朝我扑过来,诶哟吓死我了……”

KO裸着上身靠在床头坐着,左臂搂住四肢缠着他呼呼大睡的郝眉,伸手拉了拉被子盖住郝眉光裸的肩。看了看郝眉的睡颜,突然起了点炫耀的心思,把肖奈发给他的自己背着穿嫁衣的郝眉的照片发到了群里,引来一片yoooooo~的刷屏。

只有愚公手比脑子快地发了一句“猪八戒背媳妇儿。”尽管刚发出去愚公就回过神秒撤回,但KO还是看到了。

后果就是不久后KO掌勺的庆功宴上,愚公一口肉都没吃到,全进了郝眉的肚子。

——————————

感谢阅读,简直离题万里_(:з」∠)_

全文链接
 
 
 
评论(22)
 
 
热度(413)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