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K莫】语惊天上人

试着写个他俩是大学校友的AU。日常描写一直是我的短板,所以估计会……不好看_(:з」∠)_

似乎写成了流水账

KO这种14岁辍学还能自学成顶级黑客的人,当初要是有点贵人相助啥啥的,考上最好的大学肯定是非常有可能的嘛

名字就吸取群众的智慧起名叫柯辰了,磕碜,和美人多搭……

有些梗来自原作番外,比如生蚝

1.

KO一直知道郝眉是个吵吵闹闹的人,这点从他们第一次遇到就显露无疑。

那天是KO大四刚开学没几天,也是大一新生们学校内度过的第一个中秋节。

郝眉刚刚从宿舍两只饿鬼投胎的舍友手中逃脱,口袋里揣着几个月饼,漫无目的地溜达到了篮球场边,准备赏着满月品月饼。

正选了个能毫无障碍观赏月色的位置,刚要坐下来,却被地上坐着的一个人吓了一跳。

那人穿了一身黑色,难怪郝眉一时没能发现。这人沉默地坐在地上,目光向前不知在看什么。

郝眉拍拍他的肩:“哥们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那人转头看看他,不说话。

郝眉只当他是个认生的新生,大大咧咧在他旁边坐下:“中秋佳节的,一个人在外面待着,想家了?”

对方没反应,郝眉就当他默认了。

郝眉安慰道:“没事,以后总要有离开父母的时候,慢慢适应就好了,唉,我为了考大学的事和我爸闹了矛盾,都不敢打电话回去问候,还是我妈疼我我,给我寄了月饼来,结果被我两个舍友抢了一半,我好不容易才把这些抢救下来,你说,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人总算发出了一个音节:“嗯。”

郝眉见他帮自己说话,顿觉心情不错,拿出两个月饼:“来来来一起吃,看这月亮多圆多应景,哎我看看这什么馅的……莲蓉的,你没什么忌口吧?”见对方摇头,便将月饼塞他手里。

两人并肩坐着,郝眉絮絮叨叨地吃完了月饼,便起身告别:“哥们儿我走了啊,明天还得军训累死了,你也早点回去啊。”

对方点头:“再见。”

直到看着郝眉的身影走远,KO才低头慢慢吃完了那个其实并不合他胃口的过于甜腻的月饼。

 

军训结束后的某天中午,宿舍几人来到学校附近一家小餐馆,庆贺从军训中解放。

“你还别说,这小大排档还真是不可貌相,又便宜又好吃,就可惜量少了点。”于半珊嘴里塞得满满得说。

“又要好吃又要便宜还要量足,做人不能太贪心。”丘永侯眼疾手快把最后一块肉从郝眉筷子底下抢了下来。

“喂!”郝眉大声表达不满。

“你看你这小身板儿哪用得着吃这么多,省给哥几个啊。”丘永侯边嚼边说。

“靠!”郝眉气鼓鼓地转过去,“老板!加菜!”

“你还有钱点么?”丘永侯问。

“这个……”郝眉语塞,随后赔上一副笑脸,“这次算你借我呗?”

“这个嘛……”丘永侯装模作样地摸摸下巴。

郝眉摆出副讨好的样子:“大家将来要同窗四年呢,帮人就是帮己对不对……将来我……”

还没说完,一碟子菜已经摆到了郝眉手边。

郝眉抬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人。

“这是……”

“请你的。”嗓音低沉,有些熟悉。

郝眉听着这声音似乎耳熟,仔细打量着这人的脸,出色的记忆力让他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啊……是你啊!”室外光线昏暗,郝眉没有完全看清那人的长相,因此刚才看到时没能把对方和那晚一面之缘的人联系上。现在才看清,他的五官其实相当深刻俊朗,头发理得很短,仍然是一身黑色。

郝眉迫不及待夹了一筷子肉塞嘴里:“嗯……好吃……”郝眉含糊不清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这里打工。”

“哦?那这菜是你做的?”郝眉有些吃惊。

“嗯。”

“乖乖,那你手艺也太好了。”郝眉惊叹。

不远处大排档老板大声喊他回去干活。

“慢慢吃,别告诉老板。”依旧是简短地回答,随后转身离开。

“你认识他?”那人走后,于半珊问。

“算认识吧……刚开学的时候我分了他几个月饼吃。”郝眉回忆着,“没想到这就认识个大厨,这下有口福了!”郝眉喜滋滋,一边打开丘永侯又伸来的筷子,“去去去,这是人家请我的。”

“小气。”

“你说说你们这一个多月抢了我多少吃的,连别人请我的都要抢,太过分了吧。老三你倒是评评理啊。”

虽然肖奈是老三,但是宿舍其他三人短短时间内已经把他默认为了宿舍大boss。

肖奈慢条斯理吃着:“谁让你技不如人呢。”

“喂……”

吵吵嚷嚷地吃完,郝眉偷偷跑进大排档厨房找到了正在翻炒的大厨。

“没想到你是这里的人啊,你手艺真是太好了,都能去烧国宴了。”郝眉夸赞道,“哎不过就是有些菜的量……有点少,能不能和老板提提意见,稍微多点分量啊。”

对方回答:“有些菜不是我烧,而且,老板也不让做太多。”

“哦……”郝眉抓抓头发。

对方转身在点菜单上写了几笔,撕下来给郝眉:“我不是每天都在,这是我手机号,你要来吃的话,先给我打电话。”

郝眉乐了:“兄弟你真是个大好人。”随后也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号码,撕下给他,“这是我的,我叫郝眉。我舍友还在等我,先走了啊。”

跑出去后郝眉才想起来,还没问这位大厨的名字呢。

后来郝眉再想起这一天时也会奇怪,明明两人手机都在身上,为什么不直接拿出来存号码,而是用这种不让带手机的小学生互相交换QQ号的方式。

“肯定是你当时被眉少我的美貌震惊了,所以脑子一时不清楚了是吧。”郝眉得意地问。

“你还说人KO呢,你当时自己不也没想起来。”于半珊鄙视。

“我……我那是吃多了血液集中在胃部脑子不好使。”郝眉给自己辩解道,“没错KO就是用吃的把我骗去的。”

KO埋头干活,嘴角却微微扬起。

其实严格来说,是自己被郝眉用一块月饼骗走了才对。

2.

郝眉是个吃货,自从傍上了大厨,一有闲钱就往大排档跑。

大厨说,你可以叫我KO。

KO?郝眉困惑,这连个英文名都算不上。不过,人家厨艺这么好,也算是个奇才了,奇才么行事作风独特点才是正常,比如自己宿舍那个老三,表面深受老师喜爱妹子崇拜的模范学生,私下阴险无比。相比之下,这人厨艺好心肠好,只是名字奇怪了点,多好的人呐。

“唉,我下个月就不能来了。”一顿解决完,愁眉苦脸。

“怎么了?”KO问。

“我下个月要参加个竞赛,报名费小几百呢,要不是舍友说下个月会资助我点,我就要喝西北风了。”郝眉欲哭无泪,“而且他们那个坏啊,要我给他们买饭打水才肯借我。”

“你家里不给钱么?”KO问。

“唉别提了,我不是和你说过我跟家里闹矛盾么,因为我爸一直希望我继承他的事业考家旁边的Z大建筑系,我偷偷报了离老远的北京A大计算机系,他气坏了,一个月就给我600,还不准我妈赞助我。一月才600什么概念啊,只能省吃俭用了。”郝眉诉苦。

“你没钱的时候可以来找我,我请你吃饭。”KO道。

“那哪行,你每次都给我做比别人多这么多分量的菜已经就算请客了,哪能再让你花钱呢。”郝眉推辞,“这比赛要一个月出结果,前三名都有奖金。等拿了奖金我就能阔绰几个月了。到时候,我请你!”郝眉自信满满。

KO点头:“加油。”

两个月后,郝眉终于又出现在了大排档。

“结果怎么样?”KO给他上了菜后问。

“第三。”郝眉有些气馁。

“那很好了。”KO说。

“好什么啊,第三和第二的奖金差了1000呢。”郝眉愤愤不平,“本来因为参赛的还有老三那个变态脑子,我一开始就冲着第二去的,结果第一的是个大四的,叫什么……柯辰。据说还是计算机系有名的神秘大神,我在学校论坛上找他的资料,除了奖学金名单什么都没找到。躲躲藏藏的,大男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啊。”

KO看着他说:“你很好奇他?”

“听上去这么厉害的人,肯定好奇啊,结果连个照片都没找着。”郝眉摸摸下巴,“难道是他长得不好看?柯辰,磕碜,噗哈哈哈哈。”

“算了不想了,第三的奖金其实也还可以,来来来一起吃,这顿我请你。”郝眉给自己倒了杯啤酒。

KO坐下和他碰了个杯。

酒足饭饱,郝眉和KO告别,顺便打包了几盒菜带回去给舍友们当宵夜。

KO待他离开后,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了论坛。

几天后。郝眉的学校论坛账号收到了封私信。

发件人柯辰。

第一的那个神秘大神,他找我干嘛?郝眉满腹狐疑,对于这个让他损失了1000块的学长,他隐隐有些不爽。

但是看完私信后,郝眉的不满完全消失了。

竞赛是由计算机学院举办,前三名的参赛作品是公布在学校论坛上的。这位神秘大神细细地给郝眉讲解出了他作品中的不足之处和改进方法。郝眉看完后,只觉得心服口服。

郝眉回信道:“谢谢学长!你真是个好人,你怎么想起来指导我的啊?”

对方秒回:“指导学弟应该的。你的作品虽然有些小缺陷,但是思路新颖很有灵气。”

活的!郝眉马上回复:“那学长你有没有指导第二名?”

“没有。不过看得出他的水平非常高,以后估计会超过我。”

老三这么厉害?郝眉摸摸鼻子,继续问:“为什么不指导他啊?”

“他没你顺眼。”

郝眉一惊:“你认得我?”

对方迟迟不回答。

郝眉点进他的主页,头像是灰的,不知是隐身还是下线。

怪人,郝眉想。

两人就这么成了线上好友,交流些学术方面的问题,偶尔也聊聊生活上的事。

郝眉也曾邀请对方面基:“学长有空见个面吧,我知道问你学校附近一家饭店,特别好吃!我请客啊!”

不过柯辰每次都推辞,郝眉也就不再坚持。

后来郝眉再想起这事,总会说:“这是你第二……不对第三次骗我!”

KO问:“第一第二次呢?”

郝眉:“第一次我当你是个新生,想家呢!”

KO:“你没说出来。”

郝眉:“……呃,第二次我以为你是大排档的员工,你也不否认。”

KO:“我说的是我在这里打工。”

郝眉:“那……那后来你说你不玩游戏,结果还跑游戏里假装偶遇我。”

KO:“你问的时候确实没有玩,我是为你特意去玩的那个游戏。”

郝眉:“……”

KO:“我从没骗过你。”

3.

郝眉有段时间迷上了个网游,叫幻想星球。建角色时,郝眉一眼看上了一个十分漂亮的治疗,叫天医。

尽管这个职业只有女号,但是管它呢,好看就行。

最沉迷的时候,郝眉去找KO吃饭时也会带着电脑挂着游戏。

“唉KO,你玩不玩网游啊?”郝眉问。

见KO摇头,郝眉遗憾:“可惜了,你要是和我一起玩就好了,这游戏还不错。”

趁郝眉上洗手间的空档,KO记下了他的角色名。

那天晚上,郝眉捡到一个摔死在他面前的小白花箭,叫手可摘星辰。

某天,愚公等三人窃窃私语。

“你们觉不觉得,眉哥最近不太对劲,一有空就捧着电脑。”于半珊说。

“他一宅男本来就天天对着电脑啊。”丘永侯不解。

“可他不光对着电脑,他还动不动傻笑啊,他床位在我对面,看得可清楚了。”于半珊补充。

“看样子,他是恋爱了。”肖奈一语中的。

“恋爱?咱们计算机系今年一个妹子都没有吧,难道是其他院的?”

“可眉哥除了上课,门都不怎么出,怎么认识妹子?”

“难道是……”

“网恋。”肖奈一锤定音。

“这傻孩子心思简单得很,可别碰上仙人跳,咱们可得提醒着点儿。”

于半珊上去拍拍郝眉肩。

郝眉正专注于游戏,被一拍吓了一跳:“干嘛啊你?”

“眉哥啊,你是不是……网恋了啊?”于半珊挤眉弄眼。

“网恋?没啊?”

“放心咱们都是过来人,你看你这样子,一天到晚对着游戏傻笑,网恋又没怎么我们又不会笑你。”

“我是没打算网恋啊,我只是打算在里头和人结婚。”郝眉无辜道。

丘永侯喷饭:“都结婚了还不叫网恋?”

郝眉解释:“就是游戏里绑定一下么,大家都这么做,又不是真的谈情说爱啥的。”

于半珊:“啧啧,你可别当渣男啊。”

“放心放心,我是那种人吗?”

打发了舍友,郝眉继续玩游戏。

这个半路捡到的徒弟很懂事,从不问他要钱要装备。游戏方面的指导也是一听就懂,不像有些小白怎么教不会,令人抓狂。虽然话很少,但是让人很舒服。

玩了个这么娘的男性角色,性格这么好,名字还叫什么星辰,肯定是个妹子。郝眉想。

倒不是抱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男人女人结婚,那是天经地义的,既然游戏给了这种绑定关系一个名称叫结婚,那自然得有结婚的样子。论真人性别,自己是男人,对方是女的。论角色性别,自己是女号,对方是男号。哪方面都很合适。郝眉喜滋滋地想。

晚上徒弟上线后,郝眉点她组队,发了消息过去:“徒弟,我们在游戏里结个婚吧,做任务什么的更方便。”

手可摘星辰很快回复:“好。”

成了,郝眉很高兴。

“那我去弄点你能穿的装备,当聘礼。”郝眉打开生活技艺,看看自己的锻造术可以做点什么装备。

“不用了。”

还没等郝眉把聊天栏里的“不用这么客气”发出去,那边又回了一句:“我是男的,不用拿你的东西。”

郝眉有种康庄大道上一脚踩空的感觉。

郝眉秒下线。

由于精神上的冲击过大,郝眉甚至把游戏卸载了。

过了约半个月后,郝眉终于冷静了下了。

自己做的好像确实不对,对方从来没说过他是女的,虽然他应该是把自己当成了妹子,但是从没有过任何轻浮的语言,一直态度非常尊重。而且本来嘛,也没打算真的网恋,只是想找个绑定的伴儿一起做做任务打打架,其实想想,两人之间原本的关系,除了没去NPC那注册一下,也就和郝眉设想的结婚差不多了。

那要不要再把游戏装了上去呢……

如果对方还在,郝眉要怎么面对他?手可摘星辰对郝眉十分信任,这他再迟钝也看得出来。就算他能原谅他,如果他还是要和自己结婚呢?对于和一个网线那头的男人在游戏里当上自己名义上的老公这件事,郝眉还是跨不过心理上的坎儿……

啊啊啊好烦,不想了!这复杂的感情问题完全超出了郝眉的聪明脑子的处理范围。

 

KO看着好友栏里一个多月没有上线的郝眉的游戏角色,退出了游戏。

看来得慢慢来啊。

“所以KO那时候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那个号的,我没告诉你我的区服啊。该不会你一个服一个服建号找的吧?”郝眉好奇。

“我是个黑客。”

“……对哦。”

4.

郝眉这段时间忙着复习英文,为了考四级。

偶尔上个学校论坛,和柯师兄聊两句。

“唉……我这段时间都快化身单词狂魔了。”郝眉诉苦。

“四级?”

“是啊……”

“去年你没报名么?”

“报了,结果考前几天吃东西吃坏肚子了……就没去成。”

其实就是他得知手可摘星辰是男的后,郝眉借饭浇愁,结果吃出问题了,去医院呆了两天,正好错过了四级。

“没事吧,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嘛,谢谢学长关心啊。”

“嗯,你四级没问题吧。”

“其他都没什么问题……就是听力一直是我弱项。”

那边没动静了。

过了一会,柯辰回复了他一大段。

“这是我自己总结的听力考试的技巧,你看看吧,以后六级也能用上。”

郝眉十分感动:“师兄你太好了!”

靠着学长给的攻略,郝眉手感极好地考完了四级。

“谢谢学长!我这次肯定能过!”

“恭喜。”

“唉可惜下面马上又是期末考了,还是没法松懈。”

最近这段时间为了节约时间,好好复习,吃饭都是在食堂凑合,好想念KO的菜啊。

看了会书,郝眉躺下,手机却在这时响起了消息提示音。

KO:“最近学校里忙吗?都不来吃饭了。”

他还记着我呐?郝眉开心:“忙着准备期末考,老往外跑太费时间了,我得好好复习拿奖学金呢。”

KO回复:“可以叫外卖的。”

郝眉:“……我怎么没想到呢,明天就叫!唉明天是你做饭吗?”

“是。”

“好!那我先睡了啊!”

结果还没能睡下,肖奈把几人喊起来:“你们赶紧,收拾房间打扫卫生。”

三人叫苦:“为什么啊,老三你洁癖发作了吗?明天打扫不行啊?”

“明天下午我要请人来宿舍谈事情,你们的脏衣服早上洗来得及干吗?”

“来宿舍谈什么事情啊,学校旁边那么多饭店。”

“我也准备去饭店谈的,但是对方坚持来这里。”

“……什么人啊这么奇怪,你们要谈什么啊?”郝眉十分不满。

“我准备以后自己开个公司,想提前把咱们系的一些人才定下来,这位今年刚刚毕业,我要赶紧先谈妥。”

“谁啊,能让你这么看重。”

“一位大神,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三人不情不愿地去洗衣服打扫。

第二天临近中午,郝眉给KO发了短信点了几个菜。

“这边还在忙,会比较慢,稍微等一会。”

“好咧不急。”郝眉回复完,继续趴在床上看书。

快到一点时,响起了敲门声。

郝眉一个翻身下床:“来了来了!”

一开门果然是KO,拎着饭菜。

“来来来快进来,”郝眉接过菜放桌上,给KO拉过张凳子,“你午饭吃了没?没的话一起啊。”

KO摇摇头:“你吃吧。”

“那我不客气了……”郝眉刚拿起筷子,却被KO一把夺去:“洗手。”

“哦……哦”郝眉忙去匆匆洗了两下,冲回桌前在衣服上草草擦了两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肉塞嘴里。

“太好吃了……我想死这味道了……”郝眉含糊地说。

“别说话,当心噎着。”KO提醒。

郝眉正吃得欢时,宿舍门又开,肖奈回来了。

肖奈看到KO有些惊讶:“你已经来了?”

“你们认识啊?”郝眉忙着吃肉,头都不抬。

“来,我介绍一下。”见于半珊和丘永侯也来了,肖奈介绍,“这位就是我说的大神,柯辰。”

“嗝……”郝眉一块肉没嚼烂就咽了下去,在食道里卡着了。

KO忙给郝眉拍拍背顺气。

郝眉缓过气后,用小学生的姿势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

“吃饱了吗?”KO问。

“饱……饱了。”郝眉想到自己曾经和KO说柯辰是不是长得磕碜,一身冷汗。

似乎看出郝眉在胡诌,KO默默把饭盒和筷子推到郝眉面前。

郝眉咽口口水,问:“你们不是来谈事的么……”

KO:“我们说,你吃,不影响的。”

郝眉看看肖奈,见肖奈点点头,这才继续放开大吃。

待郝眉吃饱喝足,幸福地摸摸肚皮,那边已经谈妥了。

“大概一年之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或许更快。”肖奈和KO握了手。

KO点点头,看向愣愣的郝眉,问:“晚饭还要我送吗?”

“要……啊不……不要……”郝眉还沉浸在KO就是磕碜啊不柯辰这个事实带来的震撼中没反应过来。

“那你自己过去吃?”KO刻意曲解了郝眉的意思。

“哦……好。”郝眉欲哭无泪。

KO走后,于半珊一把搂住郝眉脖子:“行啊眉哥,看不出来你私下和柯大神混这么熟?怪不得老自己出去吃独食。”

郝眉愤怒:“我哪有吃独食啊?不次次都给你们打包点回来嘛?我还以为他就是个单纯的厨师呢!”

丘永侯摇摇头:“打包回来的哪有新鲜的好吃啊,来来来今晚咱们和眉哥一起去啊。”

郝眉迟疑:“可他说……他做饭挺累的,所以才叫我一个人去就行。”

其他三人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郝眉想起了什么:“哎不是说这位神秘的学长神出鬼没高冷无比么,你怎么联系上他还说服了他来跟你合作的?”

肖奈笑着看看郝眉:“我曾经见过郝眉和柯辰在论坛上私信聊天,后来我联系他时假装无意中提了下你是我舍友。”

郝眉想了想,有些得意:“看来这位柯大神还挺器重我的啊,这是不是说明我很有前途啊。”

众人沉默。

“嗯?你们怎么不说话?”

于半珊扑上去掐住郝眉的脖子使劲摇:“你居然私自勾搭上大神也不告诉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你是不是想叛舍!”

“卧槽没啊……老三救我……”

晚上,郝眉去了大排档,名义上是吃饭,实际上是赔罪。

郝眉规规矩矩地坐在饭桌前,双手放在膝盖上,紧张地说:“那个……柯大神……”

“叫我KO就行。”KO语调依旧平静。

“好……K……O……我不是故意说你坏话的……”郝眉磕磕巴巴地说。

“你没说过。”

“我说你……磕碜……”

“你那是开玩笑……”

“那……那论坛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KO啊?”

KO看看他说:“你那时候好像不太喜欢我。”我让你损失了1000块。

郝眉叫屈:“可能一开始有点儿吧,可是后来我俩的交流里你难道能看出一丁点儿我不喜欢你的意思么?”

KO夹了一筷子菜给他:“再不吃要凉了。”

他这是不计较的意思喽?郝眉看看碗里的菜,埋头吃起来。

“还有件事,我当初问你名字的时候你干嘛不直接告诉我叫柯辰,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人呢。”

“我不想别人知道我在这里,麻烦。”KO答。

“你直接这么和我说不就好了么……对了,你这么厉害的高材生,为什么要在餐馆打工啊。”郝眉想起这事。

“我也在网上接单子赚钱,要攒钱还助学贷款,多打份工总是好的。”KO回答。

“哦这样啊……”郝眉想他大概家境不好,“你厨艺这么好,是跟父母学的吗?”

“不是,”KO答,“我十四岁的时候家里没人了,为了养自己我在一家饭馆里打下手。”

郝眉梗住了,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支支吾吾了一会,很大气地挥了挥手:“放心,有我在,老三绝对不敢扣你工资!”

 

 

“谁能想到没多久老三也成了学校知名大神呢,而且还到处出风头,可惜KO你太低调了,不然肯定比他更有名。”郝眉感慨。

郝眉想想又说:“不行,你本来就又帅又能干,再多初出风头的话不知道多少人追你,那恐怕你就没法在遇到我的时候还保持单身了,不好不好。”

5.

郝眉大二下学期那年,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时他刚和KO视频完,又被背后路过的于半珊揶揄了几句,看另两个舍友走开,郝眉偷偷找肖奈说。

“柯辰学长他一直自称是KO,最近我发现,国内有个特别厉害的顶尖黑客,也叫KO,你说会不会是……”

肖奈看了他一样:“我有点怀疑你是怎么当上省状元的。”

“啊?”

“我们三个大概比你早八个月知道这件事。”

“……”

当晚郝眉去帮从大排档搬走的KO搬行李,其实KO基本没什么行李,但郝眉还是硬要过去送他。

“我说KO啊,我本来以为老三那种人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你更厉害啊!我说你这么低调干什么呢?”郝眉问。

“不喜欢。”KO收着行李简单说。

“你在计算机系也是挺有名的了,怎么都没人发现你在这里打工啊?”郝眉好奇。

“我一直都在厨房里烧菜,基本不出来,你第一次来的那次是我头一次亲自上菜。”

郝眉顿觉面上有光。

郝眉看看他的一床被子一台电脑,剩下的都是书,再打量打量这个大排档里的小角落:“你东西可真少,你一直住这里吗?外面都是人,多吵啊。”

“我在这边打工老板免费给我提供住宿,可以把宿舍的钱省下来。”KO解释,“离学校也近,走过去上课也不麻烦。”

郝眉不说话了。

拎着行李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老板。

“小柯,走了啊?”老板问。

“嗯,这段时间谢谢你了。”

“哎你要是新工作做不好就回来继续烧菜啊,你看你,我好心收留你,你平时上班还老是玩电脑,也不知道能不能干好别的事……”老板唠唠叨叨地说。

郝眉脸一黑,直接拉着KO走远了。

“心情不好?”KO看着他的表情问。

“当然不好了,他瞎说什么啊什么玩电脑,你明明是这么厉害的计算机高手,亏他还是学校旁边开店呢这点见识都没有,而且要不是你烧的菜,他生意能这么好么,凭什么这个态度啊。”郝眉气呼呼地说。

KO沉默半晌,说:“肖奈在学校附近租了块地方用来临时办公,我现在住在那里,以后我不在大排档工作,要吃我做的菜就不方便了,不过我自己的三餐都是亲手解决,你要是来的话也能吃到。”

郝眉被这话题转换搞晕了下:“……好好好!”

住的地方不大,但是清爽干净,最大的房间加了分割成了几份放了电脑作为办公的地方。外面浴室厨房一应俱全,外加一间卧房。

郝眉感叹:“这地方还不错啊,还有你这么个大厨在,要不是只有一间卧室真想直接搬过来。”

“搬过来也可以,这间卧室还能再放张单人床。”KO边收拾着边说。

“呃……”郝眉没想到KO会来这么一句,小心翼翼地确认了一下“真的啊?”

“嗯。”

“哦!……”郝眉刚想欢呼,又想到一点,“可我早上有时候起不来,还得他们几个叫我……”

“我喊你起床。”

“KO你真是太好了!”郝眉忍不住扑上去搂了搂KO的脖子,“没有比你更好的兄弟了!”

“兄弟?”

“嗯!好兄弟!”郝眉想了想,伸出食指和拇指比了个距离,“比他们好这么多!”

“什么时候过来?”

“下学期?”

“到时候帮你搬东西。”

后来郝眉真的搬走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三人一脸的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表情。

6.

大三开学后没多久,贝微微的入学轰动了计算机系。

“KO我跟你说,我们系这学期大一来了4个妹子!还都挺好看!有一个还是个超级美女!”

 “嗯。”KO不置可否。

“唉,你这么厉害,做饭好吃会照顾人,长得还帅,看上哪个姑娘肯定很容易就拿下了吧,到时候我就不能赖着你蹭饭了。”郝眉为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的事开始惆怅。

“不会的。”KO答。

“为什么啊?”

KO放下筷子,认真的说:“你可以一直和我一起过。”

郝眉消化了一会这句话。

“你是说……我……一直和你一起住?”郝眉小心地确认。

“嗯。”

“……你不娶媳妇儿了?”

“不。”

“你一直给我做饭?”

“是。”

“那我的媳妇儿呢?”

“不要找。”

饶是郝眉如此迟钝,这时候也终于感到不对劲了。

“你……”郝眉咽口唾液,“你是不是……对我有……那个意思啊?”

郝眉伸出两只拇指对了对。

“嗯。”依旧是冷静的语调。“你觉得讨厌吗?”

“……你让我想一想。”郝眉僵硬地转过头,过了一会又转过来。

“我觉得我原本应该讨厌的,可是你跟我说这话,我觉得讨厌不起来。”郝眉认真地说,“可我又很确定我以前喜欢妹子,所以我很矛盾……”

KO说:“其实你以前说过你喜欢我。”

“啊?什么时候?”郝眉茫然。

 “你知道KO就是柯辰的时候。”

郝眉发挥了省状元的超强记忆力。

KO:“你那时候好像不太喜欢我。”

郝眉:“可能一开始有点儿吧,可是后来我俩的交流里你难道能看出一丁点儿我不喜欢你的意思么?”

靠……

郝眉:“我当时说的喜欢不是这个喜欢的意思……”

KO:“既然你不讨厌,要不要试试?”

郝眉想了想,KO这个人长得好,会做菜,体贴人,和他在一起挺开心的,除了性别和理想型不一致,其他挑不出毛病。

“行,试试就试试!”郝眉一脸大义凛然地一锤大腿。

KO点点头,又给他碗里添了一勺汤。

低头猛扒饭的郝眉心想,我这就一不留神脱团了?老子是寝室第一个脱团的诶嘿!

没多久宿舍三人就发现不对劲了,于是趁着某天郝眉回宿舍和他们一起研究课题,把郝眉堵在了寝室。

“眉哥啊,你这几天简直是春光满面的,说,找着对象了?”于半珊问。

郝眉抓抓头,不好意思地笑笑。

“可以的啊你小子,偷偷摸摸脱了团还不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带回来见见咱们啊?”丘永侯问。

“这个……暂时还不太方便。”郝眉说。

“校外的?KO知道不。”

“他……当然知道。”KO都毕业了,算是校外的吧。

“哦~”于半珊拉长了音调,“行行行,你快去哄媳妇吧,不妨碍着你们恩爱。”

看着郝眉一溜烟跑走的身影,于半珊问肖奈:“我看就是KO吧。”

肖奈:“还能有谁,不然以他嘚瑟的性格早就带来给我们秀了。”

丘永侯:“他是不是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呢?”

于半珊不屑:“当初就他自己不知道KO喜欢他吧,瞧KO平时那冷冰冰的样子,可看他的时候那眼神像要把他吞了似的。”

丘永侯坏笑:“你说他们进展到哪一步了啊?”

于半珊感叹:“都住一块儿了,没有也快了,唉,本来以为这小子傻乎乎的估计会是最后一个脱团的,没想到他不仅是第一个脱团的,还非常有可能是第一个脱处的。”

丘永侯长叹:“我啥时候才能有个女朋友呢?”

肖奈安慰:“缘分,不能强求。”

7.

郝眉KO之间在家的亲亲抱抱已是常态,有需求时用手互相解决下,最近升级成了偶尔用嘴。

今天KO给郝眉烧了顿生蚝大餐后,郝眉躺下睡觉后没一会,便觉得浑身燥热的厉害。

“KO,”郝眉推了推搂着自己的人,“我……”

KO心领神会。

解决完毕后,郝眉一脸满足地靠在KO怀里:“KO你太厉害了,怎么什么都做的这么好。”

说罢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好像慢慢又……

KO察觉到他的变化,搭在他腰上的手移到了身后:“要不要试试别的方法?”

郝眉感到KO的手指触到了那个隐秘的部位,一下紧张得身体都僵硬了。

“我……你……”郝眉紧张得说不完整话,KO以为他不愿意,正要作罢,却听见他小声说了句“你可得轻点啊……”

KO知道他的男朋友平时是个吵吵闹闹的人,可没想到在床上的时候也是。

从一开始的“真的不疼吗?你可别骗我啊不然我要你好看!”到“卧槽有点疼……疼疼疼你轻点……”到“太大了你快出去卧槽!”再到夹杂在断断续续的喘息中的“好舒服……KO你好厉害……”,几乎是一刻都没停过。

KO看着在自己身下被干得晕晕乎乎的男朋友,想把他抱去浴室清理下,却又被他八爪鱼一般缠住了。

“明天会起不来的。”KO抱着他安抚。

“明天没课。”郝眉笑嘻嘻地搂住KO的脖子。

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周末接到肖奈“好心地”通知大四他会经常来这里和KO以及一些被他挖去的校友们来此办公的郝眉,低气压了一天。

直到肖奈晚上又“好心地”告诉他到时候会另租一层用来办公。

8.

大四的时候,郝眉神神秘秘地告诉KO:“老三居然有媳妇了!就是我以前给你说的那个特别漂亮的我们系的师妹!没想到万年光棍也有这一天!而且一出手就是系花!我们有三嫂了诶!”想了想,又说,“虽然三嫂只是个系花,不过我觉得她比校花漂亮,不知道当初的投票是怎么回事。”

KO“嗯”了一声。

“说起来我们学校也是有校草评选的,当初你有没有上榜啊?”郝眉好奇。

“没有,”KO说,“没人有我的照片。”

郝眉:“……”

郝眉看看手机:“老三说他们是在游戏里熟悉的,见面之后马上确定了关系,啧,真效率啊。”

想了想,郝眉严肃地对KO说:“KO,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KO点头:“嗯。”

“其实以前,我也差点在游戏里和人结婚的。”郝眉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你放心,我也没想网恋什么的,就想在游戏里找个绑定的伴儿……不过后来我知道他是男的……就再也没上过线。”郝眉抓抓头,“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后来会喜欢上你呢。”

“我也要和你说件事。”KO合上手里的书。

“我以前玩过一个游戏,叫幻想星球,ID是手可摘星辰。”

郝眉呆滞了,下意识地因为紧张咬住了拇指,被KO抓住了手腕挪开。

郝眉仔细回忆。

郝眉心有余悸。

“你……你太可怕了,幸好你是个好人,不然我恐怕会很惨,”郝眉拍拍心口,“突然发现我一直在得罪你啊。”

“不算得罪,”KO也不在意自己不留神被发了好人卡,“我没有生过气。”

“哎……感情的事儿真是没人能说清。”郝眉文艺了把,“那时候我哪知道我会和你变成这种关系呢?没人知道自己究竟会和谁日久生情。”

KO看着他心想,其实不太准确,因为有个人并不是日久生情。

父母早逝,沉默寡言难以接近的自己,从来没什么人和自己关系亲密,而现在自己有了恋人,有了朋友,有了个新的大家庭。

这些都是郝眉带给他的新奇而美好的东西。

父母离世多年,尽管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但在一些特殊的日子,比如本该家人团聚的节日,还是会难免想起曾经父母健在的时光。

那天他坐在球场边,难得地陷入了惆怅的情绪,一个男孩子把他从思绪中惊醒,对他说:“你怎么一个人啊?”

那双眼睛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像是触手可及的星辰。

——————————

感谢阅读完这篇罗里吧嗦的流水账_(:з」∠)_

这个AU要是往长了写能再写一部微微出来,然而我没那个文力……就只有片段式流水账小短文了

全文链接
 
 
 
评论(40)
 
 
热度(652)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