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啊!
 

【K莫】四体不勤

美眉哥知道KO就是手可摘星辰的时候下意识啃手指的小动作好萌啊!于是有了这么一篇小短文。

美人负责卖萌,KO负责秀,我们负责被闪

1.

今天郝眉又写不出代码去前台摆pose找灵感的时候,前台小哥发现他右手拇指尖上裹了创可贴。

前台小哥:“眉哥你手受伤了?”

正双手捧脸两眼放空的郝眉点点头:“嗯,都是愚公害得。”

在旁边cos思想者的愚公叫屈:“我怎么了?”

郝眉:“要不是你说话分散我注意力,我能剪到手么?”

愚公:“明明是你为了秀恩爱连眼睛都不要了好不?”

事情是这样的。

郝眉,身高178,手长腿长,手指也长。

今天他拿手机给KO发消息的时候,两只拇指的指甲开始打架了,郝眉就知道自己指甲得剪了。

郝眉:[等会再说啊,我剪个指甲]

路过讨食的愚公瞄了眼他的手机屏幕,酸溜溜地说:“你说你俩,明明隔得又不远,有话直说发什么消息。”

郝眉边剪边说:“直说的话你们又得说我们秀恩爱闪你们,我这是照顾单身人士的自尊心。”

愚公不屑:“呵,说得跟真的似的。”

郝眉扭头挑衅:“不服憋着,你这就是嫉妒……哎哟!”

刚刚没看着手,指甲刀一剪下去歪了,切到了肉,直接渗出了颗挺大的血珠。

愚公手忙脚乱找纸巾,郝眉下意识想把伤口含进嘴里,却被闻声而来的KO抓住了手腕。

“手上有细菌,别放嘴里。”嘱咐完后,KO从自己抽屉里拿出工具,帮郝眉清洗了伤口裹上创可贴。

“行,你来了我就不添乱了啊。”愚公麻利跑路。

KO拉过张椅子,坐下帮郝眉把剩下的指甲一一剪短。又用锉子锉平整。

做完这些,KO问:“你手受伤了,要我帮你打么?”

郝眉推辞:“我就是手指头划了下,又不是指头断了,没事没事,你忙你的啊。”

可是习惯了十指如飞,有个指头在隐隐作痛确实有些不得劲,而且写着写着卡壳了。郝眉忍住想把拇指塞进嘴里啃的焦虑感,跑前台站去了。

2.

“总之就是这样,一定是疼痛打断了我的思路。”郝眉撑着脸说。

“对对对,美人就是娇贵。”愚公揶揄。

郝眉翻个白眼:“我上去了。”

摆了会pose灵感回来了,郝眉洋洋洒洒十指生风。觉得有点饿了,打开抽屉拿出包开心果打开倒出些在桌上,正要剥,KO又拉了张椅子过来了。

郝眉:“那个KO你不用这么紧张,就剥个开心果不会让这小伤口恶化的……”

KO看他一眼。

郝眉闭嘴。

于是办公室众人被迫边听着剥开心果时清脆的“咔哒”声,边欣赏着KO为郝眉剥开心果,剥好一颗,直接喂到正在敲代码的郝眉嘴里。KO的手腕上还有些水珠,是特意洗过手的。

猴子愤愤不平地跑去找肖奈,边推门边说:“老三啊,眉哥和他那口子真是太过分了,我们该出台个政策禁止在公司内部秀恩……”

话没能说完,因为他看到肖奈正在用牙签戳着削成片的苹果喂微微。

“……当我什么都没说。”

“秀恩爱,是情到深处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刻意去压抑的话,不科学,不人道。当然,你们这些没恩爱可秀的人是不会懂的。”肖奈一边喂着一边轻松地说。

3.

晚上回家后,晚饭KO做了皮蛋粥。切碎的皮蛋和鸡肉混合在一起,鲜而不腻。

郝眉拿起勺子问:“今天怎么想起来煮粥了?很少看你做的?”

KO指指他的手指:“拿勺子比较方便。”想想补充道:“伤口恢复期,吃点清淡的……”

郝眉仰天长叹:“大哥我只是手划了道小小的伤口又不是做了手术……而且筷子也不会碰到指尖啊,实在不行你喂我嘛?”

KO看看他,接过他手里的勺子拿起碗,舀了勺粥送到他嘴边:“啊。”

郝眉:“……啊。”

吃完饭,到了洗澡时间。

郝眉抱着换洗衣服推阻着:“我真没这么柔弱,而且你给我挑的创可贴不是防水的么?今天也不用搓澡,你让我自己洗吧。”

KO:“你还要洗头。”

郝眉:“我明天去理发店洗。”

KO:“我想和你一起洗。”

“……”郝眉被KO的坦率打败了。

郝眉坐在小凳上由KO给自己揉搓着头发:“KO啊,像这样我划个手指你当我生了场大病似的,那假如我是女的生孩子你该护得多夸张啊?”

KO:“生孩子危险,还疼,不要。”

郝眉:“……我就打个比方,你就说说万一有我得什么大病你会怎么办呗?”

KO:“有我照顾,不会的。”

郝眉:“……我相信你。”

4.

第二天晚上,肖奈生日,请客聚餐。

这次KO总算顾及了郝眉感受,没有大庭广众之下手把手喂饭,但螃蟹上来后,KO阻止了试图抓螃蟹的郝眉,亲自给他拿过一只剥了起来。

郝眉抗议:“我手好得差不多了!剥个螃蟹这点小事真没问题。”

KO边剥边答:“剥了螃蟹后要好好洗手还要换掉沾了汁的创可贴,今天下午刚换过,你怕麻烦。”

郝眉作罢。

众人看着KO熟练地剥出螃蟹肉,甚至蟹腿里的肉也拆了出来。猴子感慨:“眉哥这么个娇生惯养的小公子哥,本来就是五谷不分,这下被KO给惯得,绝对是四体不勤了,哎眉哥,你平时在家起床是不是KO给你穿衣服啊?”

郝眉刚想反驳,KO抢先开了口:“不是,不过以后可以试试。”

众人绝倒。

猴子和愚公耳语:“你说老三和KO,谁秀起恩爱来更丧心病狂?”

愚公看看KO,再看看肖奈,皱着眉头压低声音说:“千古之谜。”

5.

回去的路上,郝眉故作沮丧地说:“完了,肯定好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要拿这个笑话我,不是我说,你这几天确实做的太夸张了。”

KO停下脚步,看着郝眉认真地说:“你这次的伤口还好,如果是更窄更深的伤,不好好处理的话,容易得破伤风,会死人的。”看到郝眉脸上有些转不过弯的表情,解释道:“不是吓唬你,我见过的。”

郝眉张张嘴说不出话,半天才说出句:“……我知道了。”

“自己的身体再小的地方也要小心,有事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了……以后我肯定注意。”

“乖。”

“那你看……我这手也基本好了,明天晚上就不用喝粥了吧。”

“椒盐排骨?”

“好!”

6.

郝眉再一次需要剪指甲的时候,KO把他圈在怀里,一手抓着他的手,一手拿指甲刀小心地剪着。倚在KO怀里的郝眉用空着的手喂了片橘子给KO,问:“我说我要是真被你照顾得除了写代码什么都不会了,那可怎么办啊,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做一点问题没有的,你用不着对我照顾成这样。”

KO四平八稳地剪着指甲,回答:“照顾你让我觉得很开心,让爱人开心是一种义务,所以你有义务让我照顾。”

郝眉惊叹:“跟着老三混久了你学坏了啊!这么伶牙俐齿你还是当初那个KO么?”

KO捏捏他的手:“嗯,只坏给你看。”

————————————————
感谢阅读・*・:≡( ε:)

鸡血的力量真可怕,我居然也有一天更两篇的时候!【虽然其实已经是第二天了……】

全文链接
 
 
 
评论(78)
 
 
热度(2183)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