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啊!
 

【策藏】在怀

因为策藏同人入坑,玩了三年多剑三居然什么都没写过,太不像话了,还是得写点什么出来。

虽然九成以上的可能它不会有下文……

又名肌肉男与婴儿肥。

俗套的美救英雄。

———————————————————————
1.
叶瑶遇到秦怀的时候是在一个雪天。

北方的冬天下着大雪,厚重的皮毛斗篷也挡不住彻骨的寒风。叶瑶寻错了路,没找到驿站,跑到了一所偏僻的村庄里。小路上的积雪深深没过了马蹄,叶瑶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抓着斗篷的兜帽防止被风吹起。正想着找一户人家借宿,身下的疾跑着的绝尘却突然放缓了速度,转身回去了几步,扭过头朝叶瑶嘶了一声,用前蹄在地上刨了几下。

叶瑶下马用靴子拨开些积雪,才发现雪地中倒着一个人,一身银鳞盔甲,一旁还落着一杆长枪,身上盖了层雪,还有极微弱的呼吸。

叶瑶忙将他从地上抱起,绝尘在一旁伏下身。叶瑶力气不大,而这人一身盔甲沉重。叶瑶咬着牙把他拖到马背上,拿起他的长枪跨上马鞍,用斗篷裹住两个人。待他坐稳,绝尘便载着两人往附近的农舍寻去。

找到一户简陋的农舍后,叶瑶上去敲了门,给前来开门的农妇一些银钱后将一人一马带进了屋子。

叶瑶给的钱抵得上这农家一季的收成。农妇很欢喜得将他请进了空着的一间卧房,对他说这是自己在外从军的儿子以前住的地方。

外面太冷,叶瑶将马也牵进了卧房。关上门,除去了冻僵的人身上的甲胄,将他抱进被子里,想了想,又脱下自己的外衣,把他抱进怀里。

在山庄里时听世界说过,冻僵的人不能用热水也不能用火,皮肤会烂掉。叶瑶把耳朵贴在那人胸膛上,听到还有微弱的心跳。这人像是个当兵的,身体应该挺好,希望能挺过去。

叶瑶努力用体温温暖这人,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2.
秦怀只知道自己带着伤在雪地跋涉许久后,便在彻骨的寒意中逐渐失去了意识。此时逐渐有了感觉,似乎处在一个温暖的地方。

听军营里的老人说,冻毙的人临死前会出现温暖的幻觉,自己这是要死了么。

秦怀努力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白生生的事物横在眼前。

……藕?

腹中的饥饿和刚刚被驱逐走的寒冷让他脑子有些不清醒,下意识就张嘴咬了一口。

被咬住胳膊的叶瑶吃痛,“诶呦”叫出了声。

秦怀这才意识到身边有人。

努力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白皙秀气的少年,圆鼓鼓的脸颊大眼睛,高马尾,金抹额,自己正被他抱在怀里,怀中温暖柔软,衣服上散发出淡淡的熏香气。

莫不是遇上仙童了?

仙童面露喜色:“你醒了啊。”

秦怀这才清醒过来,自己刚刚咬了救命恩人一口,忙努力坐直身子:“在下天策府秦怀,多谢救命之恩。”看着眼前人手臂上那个浅浅的牙印,心中满是愧疚:“对……对不起。”

叶瑶扶他坐起:“在下藏剑山庄叶瑶……你身体怎么样了?”

秦怀运起内功检查了下身体,除了之前受的内伤基本无大碍,便笑着说:“已无妨。”

农妇敲了敲门,送进来一大碗汤和两碗饭,叶瑶起身跑过去拿进来递给了秦怀。普通的菜汤加上几块腌肉。秦怀实在是饿坏了,几大口便吃了大半。用力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有了些饱腹感,才想起叶瑶还一口没吃。

“呃,实在抱歉……”秦怀有些内疚,竟然这么怠慢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没事的,你刚刚醒,要吃些热的。”叶瑶笑道。

二人就着剩下的汤吃完了米饭,便睡下了。

床不大,两人挤在一张被子下。夜幕降临,屋中门窗紧闭也还是寒冷,叶瑶迷迷糊糊中被冻得半醒,便下意识地往身边的热源靠去。

秦怀感到有人靠着自己,一睁眼,看到那个少年正皱着眉往自己怀里挤。犹豫片刻,还是伸出胳膊将他揽进怀里。叶瑶这才不动了,一条手臂搁在了秦怀胸前,沉沉睡去。

秦怀小心翼翼地握了下叶瑶的手臂。白皙圆润,触感柔软。秦怀记得自己少时,母亲生下弟弟后,自己帮着照顾,那幼小的婴孩的手臂就长这样。

看了看靠在自己胸前的人的侧脸,在微弱的光线下,看起来更加年幼,嘴里正无意识得低声嘟哝着什么。秦怀心生疼爱,把他整个人往怀里抱了抱,觉得身体所能触及的地方皆是一片软肉。

这就是师兄们说的温香软玉么?秦怀想。

———还是TBC一下吧万一我梦中写完了呢———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