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叶蓝8.27群内作业:声

人人知道蓝团长声音好听,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蓝团长其实五音不全。

叶修和蓝河住到一起去之后才发现这点,最可怕的是,别人一言不合就跳舞,蓝河是一言不合就唱歌。

与游戏里温柔的团长,可靠的干部,会长坚实的左膀右臂的形象不同,蓝河平时无事就在家中开演唱会,从邓丽君唱到音乐之声。

洗澡的时候:“海风吹~海浪涌~”

这个还算正常。

浇花的时候:“竹子开花喽~喂~”

这个也算正常。

打扫天花板的时候:“雪绒花~雪……咳咳咳……”

您这是把扫下来的灰当雪呐?正在擦窗户的叶修忙过去给蓝河拍拍背顺气。

其实唱歌无所谓,关键是蓝河唱的歌简直是歌词重新谱曲,没有一个字唱在调上的。

蓝河几年前曾经在五大高手聚会上被怂恿上台献唱,一曲歌罢,鸦雀无声。

后来蓝河问春易老:“真的不好听么?”

春易老想想说:“公会里的姑娘们都说你说话能让人怀孕,用这个标准那你唱歌能让人流产。”

后来蓝河就闭口不唱了。

和叶修住到一起后,环境宽松,蓝河又捡起了这爱好。他一边唱,叶修在一旁笑眯眯地看。

蓝河问:“我唱怎么样?”

叶修答:“挺好的。”

蓝河开心:“我就说我这几年肯定有进步。”

能怎么样呢?自己心爱的小男友,这么点无伤大雅的小爱好,能惯就惯着呗。

由于蓝歌王吸了口灰伤了元气,叶修主动承包了两人份的家务。作为补偿晚上的夜宵由蓝河包了。

叶修带着人在野外和蓝溪阁众人不期而遇。

叶修正想些要不打个招呼时,蓝河的歌声从厨房传来,通过耳机播放到了游戏里。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凄苦的歌词配上完全不在调上的旋律,加上厨房到卧室这段距离给歌声加上的缥缈感,硬生生把葬花吟唱出了白毛女的感觉,充满了对黑暗旧社会压迫人民的控诉。

别人听不出这是蓝河唱歌,但笔言飞听得出。

于是叶修的密聊被刷爆了。

“蓝桥怎么在你那里?”

“你把蓝桥怎么样了?拐骗过去的吗?”

“你是不是欺负他了?不然他怎么叫得那么惨?”

“怎么突然没声了!你干了什么?”

叶修闭了麦,对站在一旁瞪着密聊框的蓝河说:“你自己跟他解释吧……”

——————————————
(๑•̀ω•́๑)感谢阅读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124)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