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叶蓝】叶歪经和蓝嫑耳

滚群活动,主题“吻”,好像写跑题了

我的好基友们应该能看出来梗来自哪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叶修又双叒叕被蓝河要求戒烟了。

  以往蓝河多次试图帮助叶修戒烟,然而要知道,一个成熟可靠的男人一旦破天荒撒起娇来杀伤力是巨大的,被那小眼神一瞅,蓝河就心软了,于是多次半途而废。

  这次叶修去医院住了几天回来之后,蓝河终于忍无可忍了。

  拿出身为副会长的雷厉风行,蓝河把叶修明面上摆着的和各个角落里私藏的烟全都翻出来捐献给了兴欣网吧,并且动用的家中财务总管的大权断了叶修买烟的资金来源——反正吃穿用度都由蓝河负责,叶修没什么要亲自花钱的地方。

  为了让叶修缓解烟瘾,蓝河买了些口香糖和棒棒糖在家里备着,但是发现叶修吃得有点多之后,蓝河又把大部分糖也收起来了——毕竟糖吃多了也不好。

  结果叶修染上了新的恶习——嘬蓝河耳朵。

  叶修觉得蓝河的耳朵长得特别好,耳垂软软的肉肉的,含在嘴里特别舒服,咬一咬舔一舔嘬一嘬,比抽烟过瘾多了,但也比抽烟让人上瘾得厉害,抽烟不会一抽一天,但蓝河的耳朵他能吃一天都不够。

  而蓝河为了让叶修能戒掉烟瘾也就忍了,嘬耳朵总比抽烟健康多了,为此每次洗澡的时候还都会注意把耳朵认真洗干净。从一开始听着耳边清晰的黏糊糊水声会止不住的脸红到现在能面无表情地由着叶修抱着自己嘬耳朵还能一边游戏里干架,蓝河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又在叶修的磨练下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然而自己能忍是一回事,带来的不便又是一回事。蓝河在家还是要时不时坐在电脑前指挥的,而叶修为了方便,就自己坐在椅子上,蓝河坐他怀里,腰一搂,脸一凑,津津有味。

  这样子根本没可能戴耳机,因为叶修一会嘬嘬这边一会嘬嘬那边。蓝河只能用电脑自带的麦,幸好叶修还算收敛,不会在蓝河指挥时做出更过分的事。只是偶尔还会声音过大,有次团里一个妹子就好奇发问:“蓝团长你那边什么声音?”

  “我家猫吃东西呢。”蓝河伸手揉揉“猫”的脸。

  “猫”吃得更欢了。

  蓝河上个月是抱了只小猫回来,然而高冷无比,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从不搭理人,更不知粘人为何物。

  几天后蓝溪阁群里闲聊时,妹子又想起了这事。一听有猫,众人纷纷要求蓝河分享照片。

  蓝河发了几张萌照,炸出一帮潜水党,嚷嚷着要蓝河现录段视频。

  “我对象带猫看医生去了,下次下次。”蓝河扯谎。

  “它怎么了啊?”

  “小毛病,老爱咬人耳朵,不用担心。”

  “是不是断奶太早了?”

  断奶?蓝河看看刚刚洗完澡吹完头的叶修,脑补了下还不会走路的抱着奶瓶哭唧唧的胖团子叶修。

  蓝河被自己的想象深深地萌到了。

  “笑什么呢?”叶修把正在傻笑的蓝河从后面抱怀里。

  “叶修你断奶的时候多大?”蓝河问。

  叶修愣了下:“不知道……我爸妈没提过,应该和别人差不多吧。怎么突然问这个?”

  “嗯……我想看你小时候照片。”蓝河答非所问。

  “这简单,让妈明天发过来。”叶修把人往床上带,又张嘴叼住了蓝河的耳垂,胳膊一伸关掉了壁灯。

  蓝河像哄小孩一样抚摸着叶修的后背,任由他吮吸着自己耳垂的双唇慢慢下移,从脖颈到锁骨到胸前。蓝河仰起头迎合着叶修的动作,正要帮他把上衣扯开,耳边却突然响起了幽幽的细小声音。

        “喵~”

        蓝河吓得一把推开了叶修,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枕边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窗外透进来的微光的照射下闪着光。

        是家里的猫大爷。

        蓝河开了灯,捧起猫:“儿子怎么啦?”

        儿子从蓝河的手中跳下去,踩着被子跳到地上,迈开小短腿,竖着三角形的尾巴,头也不回地往客厅走,在空空的食盆旁停下,看着蓝河又喵了一声。

        帮儿子添好猫粮回到卧室,刚才旖旎的气氛早已荡然无存。蓝河打个呵欠躺下,听到叶修不满地说:“以后得记得把门关好。”

        蓝河轻轻踢了他一脚:“还不是你忘记喂猫。”

        叶修装傻,关灯搂住蓝河,轻车熟路地叼住耳垂。

       蓝河一声哀嚎:“这个时候你都不忘。”

      “嗯哼。”叶修得意,“你刚刚不是说我是你家猫么,不能厚此薄彼。”

     “你松开……睡迷糊了咬重了怎么办。”

     叶修恋恋不舍的放开。

     “明天补上。”

     “好好好。”

2.

     第二天叶修早早醒了做早饭,回去一看蓝河还在睡。看看时间已经到该起床的时候了,叶修去客厅把吃饱了正在舔毛的儿子抱过来。

     “来,叫你小蓝爸爸起床。”

     蓝河最近的起床气有点重,不知道是不是叶修老是闹他的原因。叶修一手托着猫一手捏着他的小肉爪轻轻推推蓝河的脸。

     蓝河皱皱眉,挣扎了几下,十分不满地睁开眼睛,看到儿子的小脸,火气顿时没了大半,伸出手揉揉儿子毛乎乎的脑门。

     “起床啦,饭做好了。”叶修凑过来在蓝河嘴唇上亲了亲。

     蓝河搂着叶修的脖子回了会神,才慢悠悠爬起来。

     吃早饭时,叶修的妈妈已经把叶修小时候的照片打包发了来。

     叶修边吃边拿着手机给蓝河讲。

     “这是满月的时候。”两个白乎乎胖嘟嘟的婴儿并排躺着,睡的正香。

     “这是幼儿园时候。”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孩背着小书包。

     “小学第一天入学。”两个小孩长高了点,已经能从神情上分辨出不同了。

     合影断在两人个子迅速拔高的时候,然后就是几年后叶修一个人抱着奖杯的一张照片,已经是蓝河十分熟悉的一张脸,只是五官还透着青涩,神态有着那个年纪的年轻人少有的老成。

     “这是我第一次拿冠军的时候请队友帮我拍的,不久后我回了一次家,本来想让他们看看我成功了,我真的做出了成绩而不仅仅是他们以为的不务正业打游戏,结果闹得很不愉快。”叶修说,“没想到他们还留着这张。”

     “毕竟是父母。”蓝河说。

     往下翻到一张兄弟二人近年的合影,穿着一模一样的西装,一模一样的脸,但经过数年的分别,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的兄弟俩看上去区别已经很大了。

     蓝河注意到,刨去站姿的影响,叶修还是比叶秋矮上一点。

     想想也是,长身体的年纪离家出走,有上顿没下顿,连个好好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当了队长后又经常熬夜谋划战术思考战队发展,身体发育肯定比不上一直被悉心照料的弟弟。

     虽然叶修不在意,可是蓝河实在心疼。

     所以现在有自己在,要好好监督他养好身体,蓝河在心中暗暗下决心鼓励自己。

3.

     吃完早饭蓝河去洗碗,叶修端着杯牛奶去房间边喝边研究作战视频。

     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好一会,叶修长舒口气,把本子一合,看到儿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卧在了电脑边,背对着自己。

     “儿砸过来。”叶修戳戳儿子圆圆的后脑勺。

     儿子扭头:爸喊我啥事儿?

     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

     儿子把头扭回去,留给叶修一个高傲的猫屁股:没事我接着睡了。

     叶修撇撇嘴,算了我找小蓝去。

     客厅的沙发上,蓝河还在抱着手机研究叶修小时候。

     叶修凑到蓝河旁边坐下,一搂腰咬上耳朵。

     等叶修终于过够了嘴瘾,问蓝河:“你怎么突然想看照片了。”

     “这个……”蓝河犹豫下,真告诉他我怀疑你小时候断奶太早?

     “你是不是想养小孩啦?”叶修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

     蓝河一愣,没想到叶修居然想到这上面去了。

     不过,蓝河确实很喜欢小孩子,但决定和叶修在一起后,他便做好了心理准备。

     见蓝河不说话,叶修当他是默认了,“想要孩子的话等过两年你工作稳定下来去领养呗,多简单的事。”

     蓝河看看叶修:“那等孩子来了之后更不能抽烟了啊,你要好好努力戒。”

     “我不是戒了么,你看我都这么久没抽了。”

     “那是因为我管着你,可你自己习惯还没完全改掉,好几次你想战术想得入迷的时候就会下意识摸口袋。”

     “哎这不总觉得嘴里少点东西么,来让我亲亲。”叶修说着又往蓝河耳朵凑。蓝河看看叶修轻车熟路的样子,突然起了坏心眼,张嘴对着叶修的耳垂就是一口。

     “嘶!”叶修吃痛倒抽一口冷气。蓝河慌了神,刚刚他一时没掌控好力度。

     “我看看我看看。”蓝河靠近叶修的耳垂仔细看,还好没咬伤,只是两个门牙印在发红的耳垂上很明显。

     蓝河内疚地朝叶修的耳垂吹气:“很疼吧……”

     “你亲亲就不疼了。”叶修挤挤眼睛。

     蓝河把嘴唇轻轻凑上叶修的耳垂碰了碰,然后慢慢张嘴含住,用舌尖轻轻舔了舔牙印的部分。

     待蓝河放开,叶修还在眯着眼一脸享受。

     “作为赔偿,你得让我多亲一会。”叶修把蓝河整个人搂进怀里,叼住蓝河的耳垂。

     “这不叫亲……”

     叶修从鼻子里哼了一下,嘬嘬嘬。

     算了由他去吧,蓝河想。

4.

     总之最后叶修的烟瘾成功戒掉了,耳朵瘾再也没能戒掉。

———————————————————
感谢阅读|ω•`)

全文链接
 
 
 
评论(15)
 
 
热度(105)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