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叶蓝】时间跳跃症

一发完结HE。

我改名换头像啦还认得我不!

——————————————
1.

蓝河发现自己生病了。

病名叫做时间跳跃症。这是他自己起的名字。

最近一段时间他开始频繁地回到过去,一遍遍地重复他曾经做过的事,毫无征兆,无法预料,有时候完整地重复某段经历,有时候反复重复一个小片段。上一秒自己还在带着团冲击副本记录,下一秒就在争夺野外boss了。

咦……

蓝河发现了什么。

这些被反复循环的经历,全都是和叶修,和君莫笑有关的。

和君莫笑讨价还价,去兴欣当卧底,千波湖一战……这些是被重置得最多次的,蓝河对将要发生的事以无比熟悉,叶修的每一句话每次的语气都已烂熟于心。

蓝河尝试过做出不按照记忆来的反应,然而发现根本无法实现。并不是那种努力去做却被阻止的失败,而是脑中有个理所当然的念头在告诉自己,这是不可以的,不可能的。即使在心中决定好做出不按剧本来的决心,身体依然会自然无比地做出重复了无数次的举动。

像是一个严密的程序一样。

蓝河觉得有些恐慌,似乎有人在操纵自己的生命。

蓝河……哦不对。

我叫许博远。

2.

蓝河现在已经习惯了边按照剧本行动边思考。通过努力地梳理记忆,蓝河能想起来自己最早是没有关于真名的记忆的,自己是蓝溪阁的成员,大号蓝桥春雪,十区的号叫蓝河。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关于“名字”的第一概念总是“蓝河”。

“许博远”这个名字,也是最近才出现在蓝河脑子里的。

蓝河试着回忆自己的时间跳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发现自己最后的清晰记忆是第十赛季蓝雨的最后一场比赛。

那场比赛蓝雨抱憾而归。而对手兴欣杀进总决赛最后夺冠。队长叶修宣布退役,又在不久后成为国家队领队。

这些之后发生的事,蓝河有一个简单的概念,却没有具体的细节,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在蓝雨那场比赛后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如何知道这些消息,自己的当时反应是什么。像是被浓重的迷雾遮住了一切可见物,偶尔露出个模糊的边缘。

至于再这之后的事,蓝河就毫无印象了。绞尽脑汁回想,也如同让一个人去回忆明天发生的事一样徒劳无功。

在思考的过程中,蓝河发现自己关于记忆的破绽越来越多。

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叫什么,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事,甚至没有任何荣耀之外的记忆。

仿佛从出生开始,自己就在这间房间中工作。

蓝河逐渐想起来了,过去工作结束时,他也会试图走出这间屋子,当他拧动把手的时候,意识就会瞬间消失,待他醒来,已经又身处这间房间里,没有察觉到丝毫异状地在工作,而自己只是以为已经过去了一晚。

而现在他能够发现这些漏洞了,像是一个机器人开启了自检功能。

自己的时间跳跃症真的是最近才开始的吗?或者更可怕的……自己真的是一个“人”吗?会不会只是一段编辑好的程序,按部就班地运行,只是现在出了问题?

蓝河看着这间熟悉无比的房间,却觉得不寒而栗。

一个闪神间,眼前的场景又飞速旋转起来,所有的颜色混成一片。蓝河叹口气,又来了。

不知道这次会回到哪个时候。

3.

场景恢复正常,蓝河正坐在电脑前。游戏中名为“绝色”的剑客正在竞技场里,屏幕上是来自君莫笑的对战邀请。

这是他卧底账号暴露之前。

看着君莫笑的身影,蓝河焦虑的心情稍微平和了下来。

照理说,叶修同样是这个虚假的程序的一部分,但无论卷入多少次无解的死循环,每次看到他,蓝河都会觉得莫名的安心,就像一个走投无路不得不饮鸩止渴的人抓住了那瓶毒药。

自己接下来该问他是否开始了。

然而看着面前的君莫笑,蓝河心中的恐惧,惊疑,怀念等复杂的情绪一股脑儿的涌上来,让他没法做出早已做了无数遍的举动。

蓝河听到一个名字从自己嘴里喃喃地念出。

“叶修……”

叶修的声音从游戏中传来:“蓝河?”

“你刚才叫我什么?”

蓝河的头脑一时有些混乱,自己刚刚叫了“叶修”,这是原本没有发生过的,而叶修的反应也十分异常,两个人的举动都脱离了原本预定的轨迹。

对了,原本这个时候的叶修,应该还是“叶秋”才对。

“蓝河,你刚才叫我'叶修',不是'叶秋对吗?'”

“嗯……叶修……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停地在重复以前的事而且没办法改变……一直到刚才才……”像是终于抓住了救命稻草,蓝河语无伦次地像叶修诉说着这段时间的诡异经历。

“蓝河你别急,我马上去找你。”

“……好。”

“你能想起来你现在的地址吗?”

蓝河努力回想,脑中却一片空白。

“想不起来……”

“这样吧,你等着我,我到了之后联系你,你有手机的吧,你打一下我这个号码,等我到了之后我联系你,然后你来机场找我。”

蓝河拿起身边的手机,拨通了叶修发来的一串数字。

“我马上过去。”和游戏中相差无几的声音。

君莫笑下线后,蓝河翻起了自己的手机试图寻找关于自己的信息,却一无所获,没有社交软件,没有短信往来,寥寥无几的通话记录,他也没有勇气拨过去。

看了看兴欣的公会频道,一群小白在七嘴八舌讨论,说得错误连篇,但现在没有人被委托去耐心地纠正他们了。

蓝河不知道该做什么来打发叶修到来之前的几个小时,仰面发了一会呆,干脆又一个个解答小白们的疑惑。

终于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蓝河接起,是叶修。

“我到机场了。”

“我马上就去。”

蓝河挂断电话,走向了房间外,自己住所的大门,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深吸一口气,拉开了房门的把手。

门打开了。

4.

蓝河在这个自己居住了二十多年的城市里像一个外来者一样摸索,街道的景色熟悉又陌生,蓝河发现自己对这里的布置了如指掌,却没有任何曾经在这里行走过的记忆。

用在抽屉里发现的钱打车去了机场,蓝河一路都好奇地看着外面的景色,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紧张。

下来车之后,蓝河来到叶修和他约好的地方。

蓝河一眼认出了叶修。

看到那个笑容时,蓝河顿时从紧张的状态中防松了下来,眼眶一热。

叶修走上来,轻轻拥住蓝河,安抚地拍拍他的后背:“我来了。”

有些惊讶于叶修过于亲昵的举动,但这个怀抱的温度让蓝河找回了久违的安全感。

待蓝河情绪平稳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分开两人,整理了下凌乱的思绪,定定神问:“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叶修拍拍他的肩:“换个地方说。”

叶修带着他找到一个小公园角落里一个四周无人的凉亭。

蓝河坐下看着叶修,等着他开口。

叶修看着蓝河,眼睛里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深吸口气。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你会觉得非常匪夷所思,甚至会觉得我疯了。”

蓝河暗暗握紧了双拳,屏气等待着。

“其实,我们是一部小说里的人物。”

蓝河在一瞬间觉得自己听错了,然后觉得有些恍惚,脑子里纷乱的想法杂乱无章地一起涌出,蓝河在过了一小会之后才恢复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见蓝河的神情清明了些,叶修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想不起来很多事,过去的经历,荣耀以外的人际关系?”

蓝河茫然地点点头:“我记得我呆过青训营,但是想不起来那时的发生过什么事。”

“那是因为这些没有在书中被正面描写到,所以尽管这个世界的你是经历过的,但这些事在你脑中不会有具体的印象,就像被屏蔽了一样。”

“你知道你的真名吗?蓝河。”叶修问。

蓝河点点头:“许博远。我开始发现我时间出问题的时候知道了这个名字。”

“因为你的名字在正文结束后才被作者设定出来,而且没有出现在作品中,所以你知道,我不知道。”叶修解释道。

蓝河看看他:“你要怎么证明?”

叶修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证明,我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我甚至不知道写这个故事的那个人的'世界'和我们是不是同样的结构……但是我知道,当阅读这个故事的人回过头去重温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们的'时间'就会被重置,照理说我们是不会察觉到的。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相信……”

“我相信,”蓝河打断了叶修的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总觉得你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真的。”

叶修张张嘴没有说话,然后露出了个有些感慨的微笑:“你接受这个事实比我想象的容易得多。我还特意赶过来当面和你说……”

“为什么?”蓝河问。

“我怕你接受不了么,我在你身边的话还能让你有个情绪依靠……”

“作者有把我描写得很脆弱么?”蓝河笑着问。

叶修笑笑揉揉蓝河的头。

“其实刚听到的时候是有点接受不了,谁能接受自己是个生活在被虚构出的世界里的虚构人物呢……一想到我的喜怒哀乐或许都不是真实的,我就觉得很可怕……”蓝河低声说。

“不,”叶修说,“不全是虚构的。”

“你的感情,你的心,都是真实的,所以在这个被创造出来的世界里你能自主地活着,可以做出故事中没有的举动来和我相见。你对蓝雨,对荣耀的记忆和爱都是不是虚假的,这个世界虽然是被作者创造出来的,但现在,它是个会一直存在的真正的世界了。在这个世界里你是真实的,”叶修握住蓝河的手,“我也是。”

蓝河看着他,用力回握紧:“你说得对。”

叶修笑笑,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蓝河,我得说声对不起。”

“怎么?”蓝河一惊。

“其实让你的时间一直回溯的,是我。”叶修有些内疚的说,“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你能感觉到时间的变化。”

“这个故事到快结尾的时候,我把你弄丢了……或者说,我找不到你了。”叶修看着蓝河。

“我找不到任何你留下的痕迹,过去能联系你的方式全都失效了,我……很着急。所以我不断地重复我曾经和你相识相处的过往,想找到你……对不起,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叶修低下头。

蓝河看着叶修,抬起另一只手抚上了叶修的脸颊。

“你知道吗,在我能想起来的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蓝河轻声说,“或许在这之前,我就在这个故事被一次次重温的时候无数次地认识了你。”

叶修猛的抬起头。

“我好像能想起来一些事了。”蓝河说,“有时候我脑子里会出现一些我并没有经历过的事,很多都和你有关,有的快乐,有的悲伤。那些是什么?”

“我想……大概这个世界的我们还没有发生的以后的事,”叶修说,“读过这个故事的人不止一个,所以以这本书为基础构架出的世界也不止一个,在没有被作者写到的未来,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可能性。”

在这并行的无数个世界中,有很多个我会爱上你。

蓝河看着叶修的眼睛,黝黑深沉。

啊,我想起来了。

笼罩在记忆中的浓雾逐渐散去。

第一次见到这个游戏的惊喜,没能成为职业选手的遗憾,发现自己不自觉被叶修吸引的苦恼,第一次的心跳加速,看到报道中叶修遭遇时的心疼,百鬼夜行时没有被他认出时小小的失望……

那些鲜活的记忆和情感,被自己遗忘的笑与泪,终于被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唤醒。

无论时间和记忆被重置多少遍,我还是会记得我爱你。

叶修的脸和周围的景象突然模糊起来,蓝河慌乱地握紧他的手。

“蓝河,听我说。”叶修的声音有些焦急。

“时间线要恢复正常了,我不知道你会遇到哪个时间点的我,但是你不要怕……”

“——这个世界的每个我都会爱着你。”

蓝河感到手中一空,随后意识陷入了黑暗。

4.

蓝河作为工作人员抵达苏黎世。

那天之后时间再也没有出过问题,只是回到正常时间的蓝河没能再联系上叶修。

很快就能见到你了吧,蓝河有些走神。

“小许?小许?”

“啊?我在。”旁边人的呼喊让蓝河回过神来。

“来介绍一下,这是领队叶神,你肯定很熟悉吧。叶神,这是负责工作人员的小许,你们有什么问题找他就是。”

“叶神你好,我是蓝雨的许博远。这次是你们的随队人员的负责人。”蓝河伸出手自我介绍。

“哦……蓝雨的啊,蓝雨的人我有点交情,你认识蓝……蓝桥春雪么?”叶修与蓝河握手,笑着问。

“我就是,”蓝河压下心中的激动,“你可以叫我蓝河。”

蓝河看到叶修原本慵懒的眼神一瞬间充满惊喜。

这次换我找到你了。

参与了我的过去、现在、将来,都始终陪着我的你,组成了我最美好的时光与记忆的你。

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未来。








小剧场:

叶修问:“蓝河,明天带你出去玩儿吧,想去哪儿?”

蓝河不动声色:“你定吧。”

突然两人周围响起了蓝河的360度立体声,还带着混响。

“叶修要带我去约会吗好开心!不行我得表现得淡定点不然多没面子……”

蓝河羞耻地捂住耳朵:“卧槽这是什么?”

叶修得意:“大概是作者在写你的内心独白。开心就表现出来嘛害羞什么我又不会笑你……”

然后又响起了叶修的声音。

“天哪蓝河怎么这么可爱又爱面子又实诚好想亲亲他不行不能表现得太激动要维护我在他心中的大神的光辉形象……”

叶修:“……”

蓝河:“哈哈哈哈你明明比我还爱面子呢担心什么光辉形象早就没了哈哈哈哈哈哈唔……”

————————THE END————————
感谢阅读~

因为原作里说春易老曾经电话通知蓝河,所以我觉得蓝河不是在办公室办公的。

没有被作者写到的地方,都是充满无限的可能的。也感谢每一个创造了属于叶蓝的美好世界的姑娘们(灬°ω°灬)

全文链接
 
 
 
评论(39)
 
 
热度(206)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