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啊!
 

【林方&昊远】夏天的糕点请低温保存

一个被热哭的怕热星人的脑洞,依然有一句话双花,小甜饼一块。

昊远这么萌!来个人和我一起萌啊QAQ
————————————————————————

某个夏休期,退役的方锐大大携家属去呼啸看望晚辈们。

刚一下车,在杭州呆了几年的方锐大大就被南京火炉扑面而来的热浪击倒了。

方锐脚步有点踉跄,一旁林敬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瓶水,还贴心地拧开了再递过去。方锐接过水灌了几大口,才长长地喘了口气。

喝完用手背擦擦汗:“好久没来不适应了,南京的伏龙翔天太可怕了。”然后看看神态如常的林敬言,“不愧是本地人。”

林敬言觉得有点好笑:“你不是还呆过广州,应该比我耐热才对。”

方锐皱起浓眉挥挥手:“可我怕热啊,天一热我就呆空调房不出来的。”

林敬言回想了下和方锐朝夕相处的那几年,点了点头。

方锐把放在地上的背包背起来:“走啦快到了,唐昊小弟还在等我们。”

林敬言倒是不急着走,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张纸巾,给方锐擦了擦因为喝得太急被从嘴角溢出的水弄湿的下巴,又给他解开衬衫的上两个扣子松了松领口,“怕热就穿点凉快的衣服。”

“我不,这是成熟的成功人士的象征。”方锐扯扯和林敬言身上一模一样款式的衬衫的领子,拉过林敬言催促道:“走啦走啦我要去吹空调。”

到了呼啸大门口,说好要来接他们的唐昊并没有出现,两人去问了呼啸的门卫。唐昊似乎打过招呼,门卫看了 他俩的证件便让他们进去了。似乎因为天气太热,路上一个人都没遇到。

“这小子不接电话呢,qq也不回。”方锐抱怨道,“咱们怎么找他。”

林敬言记得唐昊和他提过的宿舍号,便提议直接去宿舍楼找他。

“居然放前辈鸽子,看我一会怎么虐他。”方锐甩甩并不能被甩起来的短发。

到了宿舍门外,方锐用力敲敲门:“唐……”

门被他敲了两下,便轻轻开了。

这才发现门其实是虚掩着。

方锐把头凑过去朝里喊了声:“唐昊小弟在不?我们进来了啊!”便把门推大开,拉着林敬言走了进去。

并没有人应声。

林敬言皱皱眉,拉住方锐胳膊示意他停下,自己往里走去查看。

卧室没有人,浴室没有人。

奇怪。

方锐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打开中央空调,室内的温度终于慢慢降了下来,掏出手机,拨了唐昊的号码。

摇滚乐声在身后响起。

方锐转身,拉过门查看门后。

门后的地上是唐昊的新款手机,和一块……糕点。

林敬言拾起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串刚才来自方锐的未接电话。

方锐捡起糕点,轻轻把包装纸掀开一点,白色的糕点还是完整的没有被吃过。天太热,糕表面的白糖已经有些化了,粘住了纸,散发出一点清甜的香气。

“进小偷了?”方锐说。

林敬言摇摇头:“这个新出的手机非常贵,是小偷的话没道理不拿走,屋里也很整齐,不像是进了贼的样子,恐怕……”

门没关好,手机和点心掉在靠近门的地上,人不见了……

方锐和林敬言的脸色都变了,同时在脑中出现了一个场景:

唐昊拿着糕点,刚打开门,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个歹徒,打晕了唐昊并抗走,过程中,口袋中的手机也滑了出来……

“不好,唐昊有危险!”方锐把手里糕点往沙发一扔,以极快的速度跑了出去,“我去叫人!”

跑了没几步,身后就传开了林敬言的惊呼声。

方锐心中一紧,忙冲回去:“老林!”

林敬言好好地站在原地,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沙发的方向。

方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沙发上多了一个人。

唐昊以葛优的表情姿势仰面躺在沙发上。

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方锐大大也不由得张口结舌,指着唐昊:“你……你你你……”转头看向林敬言,“老……老林你一直在,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林敬言用同样的表情看着他:“那……那块糖糕……突然就变成唐昊了……”

“唐昊”听到说话声音,无力地把眼珠转过去,用沙哑地声音说:“水……”

确实是唐昊的声音。

林敬言把茶几上的一瓶水递到唐昊嘴边。

唐昊咕嘟咕嘟喝完了一整瓶,看起来终于恢复了生气,坐了起来。

方锐好奇又警惕地靠近看看,还伸手戳了戳唐昊的脸:“你是刚刚那块糖糕?你成精了变成了唐昊的样子?还是唐昊中了妖法变成了糖糕?”

唐昊白了他一眼:“我就是糖糕……啊不我就是唐昊……啊我是说……我是糖糕也是唐昊,刚才你们看到的糖糕是我的本体,天太热的时候我就会变回去。”

这太天方夜谭了,林方二人都沉默了一会来消化。

而且谁能想到,联盟第一流氓的本体,是一块香香软软的糖糕呢……

“那你是怎么在这么热的地方呆这么久不露馅的……”

“我在室内都开空调啊,室外也会带着降温喷雾,结果今天睡午觉的时候不知怎么空调自己关了,我被热醒后看时间要到了,我就出门去接小远,结果刚开门就太热变回去了……”唐昊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几点了?”

林敬言看看手机唐昊的手机:“快四点半了。”

“遭了!”唐昊猛的从沙发上弹起,抓过手机就往外冲,“小远还在等我接他!”

方锐不明所以:“小远是谁?李远?吕泊远?许博远?”

唐昊冲出门,二人也赶紧跟上,出门后就看见一个瘦瘦的小青年向唐昊走来。脚步虚浮,眼神有些飘。

小青年轻轻喊了声:“唐昊……”便往前倒了下去,唐昊赶紧上前接住他。

还没等接住,青年的身影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稳稳的落在唐昊手中的……一枚小圆饼。

唐昊忙把饼拿回屋里,拿扇子往纸袋里扇风,方锐把鼻子凑过去闻闻:“是鲜花饼啊,还加了蛋黄,以前去百花主场打比赛的时候我特别爱吃这个。”说完被唐昊一脸威胁地瞪了一眼。

很快鲜花饼变回了被唐昊搂在怀里的小青年,刚刚清醒过来就被唐昊板着脸一顿训:“不是让你附近找个凉快的地方等我吗?幸好你这是在我宿舍附近变回去了,要是半路上变了怎么办,我要上哪去找你?被小猫小狗小孩子吃了怎么办……”

林敬言扶扶眼镜:“这不是百花的邹远么……你的本体是鲜花饼?”

邹远有些羞涩地笑笑,被唐昊扶着坐起来,礼貌地打招呼:“两位前辈好。”

两个人都满头是汗,却没有一点汗味,只有些淡淡的糕饼的香气。

方锐摸摸下巴:“你们云南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诶张佳乐也是云南人,他是个什么精啊,看他那么喜欢花,是不是什么花变的啊,法力泄露就会头上长出朵粉色的小花摇啊摇?”

邹远一脸严肃地纠正:“张佳乐前辈头上的不是小花,是毒蘑菇。”

正在喝水的林敬言一口喷了出来。

唐昊点点头:“下雨后张佳乐前辈头上的毒蘑菇就会冒出来,不过他会把蘑菇扎进辫子里藏着,要是雨后湿度太大不及时除湿的话,他就会整个人变回毒蘑菇,所以他口袋里都是常备干燥剂的。”

邹远接着回忆:“不过张佳乐前辈不是毒性很强的蘑菇,吃了没什么生命危险,只会看见一点幻觉。”

林方二人继续目瞪口呆。

邹远还在继续怀念地说着:“张佳乐前辈就像小说里的五毒教主一样,因为本体是毒蘑菇,所以全身内外都是毒,所以那时候孙哲平前辈老是能看见奇怪的幻觉,他都习惯了。”

张佳乐……本体是毒蘑菇……全身内外都有毒……那跟孙哲平总能看见幻觉有什么关系……还看得都习惯了……

林敬言和方锐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
其实也有叶蓝彩蛋哦!找到了吗!

全文链接
 
 
 
评论(35)
 
 
热度(94)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