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不遇》番外,七夕贺文】《我的三个演技精湛的朋友》

三位影帝!

从此心安:


                                                    我的三个演技精湛的朋友


                                                   ——《不遇》七夕贺文


 


我有三个演技精湛的朋友。


 


最后结交的那位演技最好,实在是滴水不漏。


第一次领教到他演技是在乱葬岗。他胆小怕事,天赋又差,人还不上进,不好好修炼法器,被摇山震海的尸群逼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我只听见此君在几个术法加起来还不及他八成的贴身护卫身后奋力躲闪。在场英雄好汉无计,全带着新破开的血窟窿味,独他毫发无伤。肃杀悲壮的氛围中,他发出扭转乾坤的有力嘶喊:“诸君!你们到底进不进啊?哎呀不管了,你们不进我先进了,不好意思,走走走走走,大家伙赶紧的!”


第二次领教到他演技是在观音庙。我如约前来接他,他的事也如约办妥,竟和他筹谋的时刻不差毫分。我从他脓包到极点的语气就能想到此君顶着多么惶然纠结的表情,小跑着去追要御剑离开的道友:“二哥等等我!封棺大典在哪家办?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他随后被人搭住肩膀:“小家伙,你魏哥哥回来啦,惊喜不惊喜?不如猜猜,我是怎么被献舍的?”他声音都带上哭腔:“我真的不知道啊!”“诶诶别忙着走,今夜如此一波三折,你就没什么疑惑一同探讨?”他沉默了片刻,忽而“呀”了一声,靠近揽他肩头之人耳畔,摇开折扇挡住口舌,微不可闻道:“魏兄,晚吟兄方才说当年是你跑回莲花坞救他,可……可他从来体能、身手都不如你,怎么未能被你在半途追上呢?”之后传来物件落地之声,朋友叫了起来:“没摔坏吧?江宗主替你保管了十三年,可要拿稳。”


第三次领教他的演技是在云深不知处。“二哥,你就出关主持封棺大典吧。”他言辞恳切,“你和兄长盟誓同生共死,兄长被三哥百般欺骗、日日激发戾气、大卸八块,残躯碎体未有方寸安葬,最为凶尸厉鬼,永无安宁之日,你是我最后的哥哥了。三哥犯了糊涂,你尚心疼三哥断臂之痛,亲自为他保驾疗伤、嘘寒问暖。泽芜君是最珍视手足情谊的高洁之士,是不是?怎么忍心不去送三哥和兄长最后一程呢?”他跪在泽芜君身前,抱着大腿恳求泽芜君不要再消沉避世,可只听见信纸不断发出“簌簌”之声,泽芜君的手越来越抖,终于掩面而泣,信纸洒落一地,就像三尊最终支离破碎的缘分。


 


第二结交的那位演技也相当出色,仅见过他三次破绽。


第一次见识他演技出破绽是在金麟台。那时我一心想治一名穷凶极恶之人的罪,便趁金氏举办清谈会时,将人扭送到大庭广众之前,向各大家族阐明始终,要求严惩,他偏偏极力反对。明明证据清清楚楚,但此君演技精湛,台词编排滴水不漏,翩翩风采让人记忆犹新,我乃一介拙舌山人,全然不是对手,只得以笨拙之态僵持整整半月。万幸终于惊动了赤锋尊赴会,威震全场,差点亲手来个斩立决,他上前打圆场,也被喝令滚开。半月僵持,人人心浮气躁,唯独朋友优雅地将亲和君子之风演得圆满,这时竟露出片刻冷冽眼神。


第二次见识他演技出破绽是在孤坟前。时逢七夕佳节菊香满兰陵,处处都是佳影成双软语笑音,我来见安插在他身边的暗哨,暗哨告诉我,朋友坐在新丧的亡妻墓前,尊贵的金星雪浪锦袍就这般跌在土上,潦倒地就着一块石头,在画一卷夫人画像,神态再无一丝翩然风华。据说那画像栩栩如生,显然将爱妻一颦一笑深刻入骨,只是一双画眉怎么都画不下去,不断呢喃着:“黛眉长敛,春色飘零抛张敞”,显然是伤心至极。我知前几日,各大家族已联盟出发,要去干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一贯扮演“沉稳淡定,以族为尊”的他却称病不起,只派家仆任蓝家调遣。我有位极聪明的朋友,素来擅于把握人心,料定他在躲避锋芒,却不知千里孤坟,他只是一位丧偶的深情丈夫,一片伤心画不成罢了。


第三次见识他演技出破绽是在观音庙。那时的他穷途末路,已奄奄一息。我有位素来爱演戏的朋友曾告诉我,这演技精湛的人最怕发疯,发起疯来连自己都骗,这话正应在他身上。他还是说着滴水不漏的台词,是我领教过的感情充沛,断肢上的血却毫不含糊地淌到了一口棺材之上,淅淅沥沥的鲜血破坏了符文,顺着缝隙流进了棺木,本被封住的凶尸猛地破棺而出。他的演技从来那么好,所有人都被骗过,以为他是要拼着最后一口气把杀害自己的人引得同归于尽。然而,就在凶尸差毫厘便可扼断那人脖颈时,朋友露出破绽,用残存的左手将人猛推出去。最后,只听到异常残忍且清晰的一声“喀喀”。我不懂人之将死,为何还要用演技将自己未泯的良善伪饰成丧心病狂,我实在不懂这个世道,久久太息,问身边的人,那人回我:“你懂什么?好玩呗。”


 


首先结交的那位朋友以演技精湛名动天下,据说他演起擅长的角色来惟妙惟肖。但在我看来,实在是演技拙劣不堪,颇为儿戏。


今日七夕,他开始上午的表演:“道长,我们来抽签,我抽到长的就不去,你抽到长的就去。怎么样?”这么老套的骗局,真是令我无奈:“我傻吗?你骗我的。你早就还藏着另外一根最长的小树枝,无论我抽到哪一只,你都能拿出更长的。欺负我有疾而已。”不知为何,明明被我毫不留情地戳穿骗局,他却异常高兴,大概是他很喜欢过七夕节吧。


今日七夕,他开始下午的表演:“道长,白雪观如此待客,你看你看,小丫头专戳我左手小指,是你非拉着我来过节的,你管不管!”这么千篇一律的套路,我和道友相顾无言,他却越演越带劲:“地也,道士过七夕节何为地。天也,掌门不管事务枉作天!”这是我昨晚才握着他的手教他学习的文字诗词功课,他用得这么快,我忍不住扑哧一笑,与道友的舞剑也进行不下去了:“抱歉,他一张口我就笑。我一笑,就握不住剑了。”


今日七夕,他开始晚上的表演:“道长,你要是真不愿意,你就推开我啊。”我被他逗得忍俊不禁,一边仰头笑道:“你这么说真是十分流氓”,一边用了真力气去推开他,他却言而无信,力大如牛地搂紧我。“道长,你个头不比我矮、身手比我好,如果你拼命挣扎,我一定是不能得手的啊。你一边说着不行,一边舌头就伸进来了。”“……这就是你霸王硬上弓的理由,嗯?”


 


==============《不遇》七夕贺文·我的三个演技精湛的朋友·完=======================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29)
  1. 夷陵老祖往生焰 转载了此文字
    魔道三大影帝:一问三不知聂怀桑,敛芳尊金光瑶,薛洋😂是不是还露了一个阿箐,这可是连薛洋都被骗了好几...
  2. 吃杏往生焰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