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啊!
 

【周更,薛晓,聂怀桑江澄】《不遇》(《魔道祖师》同人文)第一章.人非01

发现一颗沧海遗珠,补了很多原作的bug和空白,不吃cp也能当剧情文看!

从此心安:



第一章 人非


人非01


传送符蓝色的火光在卧室突然亮起,聂怀桑从不离手的扇子都骇脱了,跳起来搬开乌木圆凳,慌张道:“挪东边点,别着火了!”


 


火光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家主啊,小魔头挣扎得太猛啦,不然我能偏离这一寸吗?”


 


聂怀桑已捡回扇子,跳到火焰那头一脚踹飞差点被溅上火星的衣架,将一旁作隔断用的曳地竹帘高高托起,形容狼狈,口中奇道:“如此生龙活虎,含光君和夷陵老祖联手都不能把这孩子打个半死吗?”


 


说话间传送符蓝色的火焰已熄彻底,聂怀桑转头,看清楚那没有被“打个半死”的“生龙活虎”是何等光景,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衣裙上全是血的女子对聂怀桑道:“薛洋如你所见,但他疯了一般要扑回去,看他口型,好像喊的一直是‘还给我’。”


 


薛洋被这女子从含光君的避尘剑下救回,已被封住周身大穴,止住了血。聂怀桑看见了,此刻的薛洋几乎不成人形,断掉左臂,全身大小血窟窿无计,斑斑血迹中露出的唯一干净皮肤在脸上,因失血过多而只剩惨白。之所以要“看他口型”,必是那时已奄奄一息,嘶吼不出任何声音了。


 


聂怀桑俯身将九转丹塞入薛洋口中,再将薛洋抱到已布好阵符的床榻上,技巧精湛地飞快捻动手诀,道:“飞音,你要仔细看,努力学,这肉骨阵若催动得够好,有起死人而肉白骨的能耐——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魏无羡总是翻找这些邪门歪道的阵法,他当年玩心一片,我却乐得用他障蓝启仁的目,苦心研习。”


 


【“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为人所用。怨气也可以,为何不能为人所用?”】


 


【“其实魏兄说的很有意思。灵气要自己修炼,辛辛苦苦结丹,像我这种天资差得仿佛娘胎里被狗啃过的,不知道要耗多少年。而怨气是都是那些凶煞厉鬼的,要是能拿来就用,想想,嘿嘿,挺美的。”】


 


冲天的黑气瞬间从薛洋残破的躯体上暴起,那是他煞气盈天的魂魄,但顷刻间又被肉骨阵锁住,重新跌回躯壳。这惊心的缥缈一现间,只听得一声夜枭般的暴喊:“还给我!”。


 


李飞音喃喃道:“凶神恶煞,夔州小祖名不虚传。”


 


李飞音,清河聂氏最权重的家仆之一。她年幼时,与好友一同被温旭“征去”做献祭羲和的童男童女,吃尽苦头,万幸不久后射日之征,她与好友才分别被赤锋尊聂明玦和三毒圣手江澄在岐山扶桑殿救出。再造之恩,无以为报,日落之时,她对身高是她两倍的聂明玦奶声奶气地说:“甘罗十二岁当上卿,一个计谋就为秦国夺取数十座城池,今日我发誓效忠于您,日后为您带来的,一定远远不止几座城池。”


 


弹指间十四年已过,昔日的海口竖子,如今已是能以死猫布局,于不动声色间引诱当世所有重要修仙世家的后辈尽数入彀,在含光君与夷陵老祖身边全身而退,还能救下薛洋的高挑青年。


 


一炷香后,聂怀桑收了手诀,探手在薛洋胸口查看,凝神片刻后,白净的娃娃脸上又带出惯有的无城府神色,手脚麻利地扒开薛洋衣服,在内衣暗袋中掏出个东西,神色轻松地递给李飞音。


 


“喏,给你个好威风的大宝贝。”


 


李飞音却变了脸色,单膝跪下,凛然道:“阴虎符有翻天灭地、移山倒海之能,家主方可配得,属下不敢逾越!”


 


下一秒,折扇就轻轻敲在她脑门上。


 


“想什么呢?你看个够后,麻溜地给敛芳尊送过去。横竖义城这桩恶名迟早要落在我这位好三哥头上,不来点物证坐实,我两位老同窗不好骗。”聂怀桑一派轻松神色,双手将李飞音扶起,语调温和,“什么翻天灭地、移山倒海,都是世人夸大之词。你是没看见血洗不夜城那日,魏无羡根本控制不了场面,江澄最后的姐姐被他害死,江澄、蓝忘机、我的老师蓝启仁都差点被他害死。”


 


李飞音年幼被温旭掳走时,双亲为反抗温狗而遇害,亲人死绝的痛楚多年难忘,以至她长大后,每每遇见鳏寡孤独,都会分外礼遇两分,加之好友傅三月是被江澄所救,故而听见“江澄最后的姐姐被他害死”时目光微沉。


 


她接过阴虎符,沉吟道:“家主,血洗不夜城那日,金光瑶也在场呐。阴虎符既然连魏无羡都控不住,他敢收吗?”


 


白扇轻摇,聂怀桑心中想,金光瑶是聪明,但失之在惧,惧怕早年人尽可欺的命运无法摆脱,惧怕不光彩的出身让他失去一切,由惧而生贪,纵然明白是杯华光溢彩的毒酒,他终究会忍不住一饮而尽。


 


【“娼妓之子,无怪无此!”】


 


口中却只说:“你去吧。薛洋不见尸首,只有看见阴虎符,魏无羡才能信薛洋死透。”


 


李飞音将阴虎符收好,领命而去。


 


她纤细的背影就那么决然而然地消失在聂怀桑的视野里,像一柄忠贞认主的仙家名剑,在之后的数年里,将被她的主人舞动得滴水不漏,在天下修仙界的棋盘上划出无数合纵谋伐,改写金、蓝、江三家鼎力之势。


 


夷陵老祖魏无羡,自幼无家,寄人篱下,他亦惧。他惧童年惨事重演,这种对自身的救赎演变成对正义激进的追求,或许他自己临死都没察觉,他的行侠仗义是多么的放肆、自我、贪心不足,报了温宁姐弟的恩尚不足够,还要炼凶尸,炼成凶尸仍不知足,又要铸虎符。


 


含光君蓝忘机,他亦惧。问灵十三载,是多么绝望凄凉,浅色瞳眸中看见一人,便再也移不开眼,不见泰山。他惧中生贪,贪的是心悦一人。业重情迷,他有软肋。


 


他聂怀桑生来尊贵,不怕误出身,无需图侠义,更无情爱羁绊。君不见韩信在淮阴时,何尝将胯下之辱放在心上?他不在乎被人称为一问三不知,他乐于作个一问三不知,躲去纷争继和敌意,轻巧地借势打势,万丈江山就像下盘小棋。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聂怀桑还是睁大那双又黑又圆的无辜双眼,却手法老道,继续对床榻上的薛洋催动肉骨阵起来。


 


“薛洋,你非草木,孰能无情——那就起来,去夺你的情之所钟!”


 


=================第一章.人非01·完=====================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45)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