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鉴定的忘羡黑,但我吃羡忘
 

关于 id“单若水OWO”女士自矜笔力过人的成果展示(古代AU部分·上)

公开处刑

林小鱼:

唉,只能说被商业互吹伤了头脑……看几个百度百科,看半本饮水词就出来艹才女人设,是否太急眼了?“少许的思想使人远离生活,许多的思想使人靠近生活。”


好心给爱写官场文的单女士推两本论文集,《明代科举史事编年考证》,龚延明的《中国古代职官科举研究》……这俩看不懂的话,看看王力的文化常识、钱穆的文化十二讲吧(。


笠翁对韵:



颇久没有刷cp的tag了,今日偶然一刷,有幸得见这位行止如郭索的 @单若水OWO 女士的精彩言论:




既然单女士对自己的文力如此有底气,那自然是不惧于在我等乡下tag前展览一番的。以下仅摘录笔者所认为精妙绝伦、一时之选的段落,一飨众人。











沽酒郎似是对这声带着亲昵意味的二哥哥有些着恼,嘴上不露半分,眼里透着愠色,眉头也立刻凑近了些。沉沉气,沽酒郎眸光落在街边的一株梨树上,花开得虽不多,但零落几朵点缀倒颇为秀雅,于是张口道:








“碎琼初露,微风枝头雪含春。”








魏婴一听,叫道:“妙极!”心说这“碎琼”与“雪”喻梨花初绽实在是再合适不过,“雪含春”暗合前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又将其颠倒,将花比雪,虽是借典却用得新颖,巧妙之极。








当下自己眼珠转了几轮,暂且无物可托却如何是好?索性胡乱掰扯一句。转念一想,嘿,谁说无物可托了,眼前不就有个现成的?立即笑开,半侃不侃的轻薄一句:








“沈郎依旧,薄愠颜色香透冷。”








一时间斋子里喝酒的人都喷了出来,接着拊掌跺脚,朗声大笑。好事者起立大叫“妙!”走到柜台前,拿了朱砂笔斟酌着划去几笔酒债自个儿垫银子,权当彩头。众人纷纷效仿,忍着笑付钱,魏婴伏在柜台上双肩耸动,头也不抬合手摇了摇,就是做揖了。







单女士的声律启蒙《笠翁对韵》学习成果展示如上。琼碎对沈郎、初露对依旧、微风枝头对薄愠颜色,这都能让围观群众轰然叫好,对得起单女士对该地区民众的文化水平的设定吗?对得起朝廷对精神文明建设基地的培养吗?单女士费了老劲儿凑上的词真令人肃然起敬,内心自我陶醉的味儿香飘十里,烦请下次换个形式吧,还有一百来天过年了,给家里写个春联吧单女士。角色何其无辜,何苦要为你的陈词滥调大呼一声“妙极”?请您放过噜!谢谢谢谢!







秋云高士其人高洁不染,远离庙堂之声,隐居山水间。至枇杷镇时留下一幅《游四水图》,又作《南水》,前者被扬州富贾收去,后者下落不明 但据传说是秋云此生最佳,皇帝欲求之万金但高士并未答允,最终惹来杀生之祸。




巧的是,传说秋云高士姓蓝,与一乡野女子育有一子,同样是下落不明。看蓝湛对南水执念甚重,再听蓝涣所言,魏婴这才猜中。




“……对不住,叨扰这许久,魏某以后再不提了。”




魏婴蔫蔫的,与掌柜告别后便回了状元街。




自那次风寒以后,魏婴错过秋闱却不见得有多伤心,而后致力于怂恿蓝湛参加童试,以他的才气中秀才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最好趁现在考了,等来年秋天和自己一同参加乡试。







单女士历史学习成果展示如上。怎么讲,既然单女士设定的蓝二是罪人之后,即便蓝二很想参加科举……恐怕也是不行的。可以说蓝二不能参加科举,主要原因在客观,不在主观。为什么呢?这里出乖露丑给单女士长点常识,童试一共分为三部分,分别是县试、府试、院试,其中县试多在二月,由知县主考,分五场。其中第一个程序,童生需向本县衙署的礼房报名,填写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三代存、殁、已仕、未仕的履历;或出具同考五人互相保结,或出具本县廪生保结,保其身家清白、不属于优倡皂隶之子孙。综上所述,蓝二不能参加科考更大部分原因在于……是个罪人之后,不能考就不能考嘛,偏要说不想考。那不就是买不起可乐,非要说喜欢喝矿泉水的行为吗?更有槽点的是,单女士自矜才女,又多番表示自己曾经查过资料,那么如此浅显的历史错误都会犯……啧。







复试一等,殿试一甲探花,朝考第三,赐进士及第,选翰林院庶吉士。




圣上身体抱恙,钦命大臣代理主持,魏婴言语不俗但多仵逆之词,本属一甲第五,蒙圣上垂怜,观其画像,惊绝仪表,擢居探花。




而这探花郎还没做官呢就被新科状元参了一本,道是曲江宴游折花会上魏婴撇了一朵开得最盛的玉兰,却不献给状元将之私藏,有僭越之心。圣上没理他,大手一挥将玉兰赐给了魏婴。







这段吧……槽点略多,挑一个最浅显的错误吐,即第二段的“一甲第五”,呃,单才女,一甲似乎没有第五?一甲拢共就仨人,赐进士及第,何来一甲第五?其他曲江宴各朝各代不一样懒得吐了……







先皇一驾崩,二皇子立刻宫变,路贵妃原本势均力敌,最后还是输给了京都荒山的一支奇兵。




新皇登基,改国号为煜,大赦天下。




他的兄弟被尽数屠杀,母妃出家为尼,兄弟留下的男孩统统净身入宫,永绝后患。







这段就很厉害了,新皇登基,把国号改了,我的天这就很吓人了……到底是宫变还是改朝换代?另外把仇人儿子放进宫伺候,这心可真大啊,不怕出几个杨金英吗?







这次蓝湛怕是给魏婴好好拾掇了一番,一身玄色绸缎暗纹兰绣长衫,腰带滚着金边,细细一勒,腰肢看上去纤瘦得很。红线系的蟠龙翡翠佩堪堪坠着,晶莹剔透色正水头足,再不识货的也能知道是件上品。最让人咋舌的还不是这个,那件雪白薄狐裘披风怎么也值二两黄金,一出门蓝湛就把它披在了魏婴身上!还亲自给他系好了带子!







这段啊……怎么讲,服饰描写流水线产业,我们古风女孩儿在2006年为了参与古风演绎活动,已经整理出了一些精要了,单女士瑶山玉彩,可谓是追赶十年前流行的落日了,啧……推荐几个古风演绎贴吧给大噶观摩:醉花葶、卿婼之羽、醉歌皇朝……大噶观摩一番,自然知道这段服饰描写铺面熟悉之感源自何处了。另外附上网址:古代女子服装描写。有类似单女士这段服饰描写需要,可自行参考这条流水线。








一个微小的总结:这位不世出的才女单女士,其对自己笔力的底气世所罕见,宣称“你以后喜欢的某小说作者就是我”,既然有如此的底气、如此的傲气,还是请有一份担得起这一切的才气吧。单女士屡屡宣称自己查了资料,那么如此常识的文史知识都能错漏百出、七零八落,唯一的解释是资料文本和大众不一样吧。




不,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自知之明。




文盲,滚


全文链接
 
 
 
评论(10)
 
 
热度(346)
  1. 往生焰笠翁对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桶白葡萄酒
  2. 往生焰笠翁对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桶白葡萄酒
    定期转一转,省得单女士选择性失忆又发作。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