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啊!
 

【晓薛 双杰】难知我(零)

脑洞成真啦!

易子云:

文前预警



  • 原著向,但有很大改动





  • 含大量双杰cp向,较为暧昧隐晦,《难知我》中只有暧昧,之后会出一个双杰姊妹篇。双杰暂时不算副cp,但戏份很多



 



  • 所有角色不洗不吹,人物性格是按照我的理解来的,至于是否OOC,不是一个脑子,肯定和你的理解有出入,感到不适请随时退出



 



  • 算是he,但不是完美结局



 


大纲和亲亲 @往生焰 一起讨论!


 



 


(零)


 


天幕沉沉,庙门外暴雨狂风,雷声大作,一道惊雷骇然劈落,白光闪烁一霎,空中雨线疾速坠地。


 


庙内血污满地,几道人影狼狈,殿正中立着一座十数尺高的金身观音,盘坐莲中,惨雷昼白映在那观音的慈祥微笑之上,反而更添几分阴森。


 


又是一道耀眼极白,却非殿外雷雨所致,苏涉手中长剑灵光盈盈,充沛流光,形势仓惶,这一剑却极其狠厉,毫无半分迟疑,一举划向聂明玦喉间缝合的细线。


 


长剑不堪强流负荷,骤然断裂,而聂明玦的惨白手掌却已经击向苏涉胸膛。这场变故来得太快,庙中数人皆还未反应过来。


 


正当此时千钧一发,凶尸钢铁不如的手掌已然贴上苏涉胸前,暴雨中突闻一声尖利的金鸣穿空而来,聂明玦动作果然一滞。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苏涉将掌中断剑向前一送,细细的缝线果然断裂,聂明玦的头落在地上,身体仍然立在原地,却已没了任何动作,僵直不动。


 


苏涉立刻后退一大步,胸口隐有被聂明玦一掌震伤的钝痛,然而击向他的那一掌不知为何突然停了,聂明玦的头此刻却已经落地。他正要感慨自己如此好运,嘴角微笑还未扬起,便已生生凝固在唇边。


 


森森庙门外,暴雨狂袭,却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一个人!


 


那人踏着雷雨入殿,一身黑衣,袖袍因风雨飘摇,黑发凌乱飞扬,殿外惊雷阵阵,白光急闪,在几个闪影中,众人都看清了他的脸。


 


那张脸上依稀还有青年俊俏模样,却阴狠异常,双眼前缠着一圈黑色绷带,嘴角似笑非笑。他只踏入庙门一步,庙内残魂怨鬼便疾速散开,不过几息间,散个了干干净净。


 


但即便如此,庙中鬼气只增不减,方才只不过是些小鬼余怨,而此时此刻观音庙内极其阴森,来源竟全都是那个黑衣青年。


 


只见青年指尖夹着一只银白短哨,周身鬼气极盛,他款步走向殿堂正中,离得越近,聂明玦方才离了身体的脑袋竟有隐隐躁动,在原地颤动愈发剧烈。直到青年走至聂明玦头颅边,用足尖点了点聂明玦的头,旋即开了口,声音里透出几分懒洋洋的笑意:“用线缝着,也太不结实了。他可是凶尸,要打很多人的。”


 


说罢,足尖一挑,那颗头颅被生生踹至空中。


 


他只是做了这样简单的动作,却不料下一刻,聂明玦的脖颈和头颅之间似有什么东西粘连,将那颗头颅扯了回去,雷雨声几乎凝滞,庙内所有人都摒了息,只剩下聂明玦脖颈间几声细碎滋声。


 


目睹此情此景,魏无羡惊道:“血!”


 


那些粘连的血丝在聂明玦的脖颈间流窜,皮肤急速愈合,血丝很快又被吸收入皮肤之中。他见状更是震惊,凶尸死去已久,尸体中血液早就凝固,怎么可能还会流血?


 


从头至尾也不过短短几个眨眼,聂明玦的脖颈,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恢复得完好如初,仿佛从未被砍断。


 


魏无羡话音刚落,聂明玦便四肢微动,于袖管和裤腿中落下些细小到几乎看不见的、已经断裂的绳线,聂明玦此时动了动手臂,动作比起之前的僵硬,显得灵活许多。


 


凶尸本就不畏伤痛,这下却还有了如活人一般对于伤口的恢复力,那简直是……


 


即便是夷陵老祖,当初也从未制造过这种东西出来。


 


到来的青年显然是个瞎子,至少透过那层厚厚的黑布,他绝对无法看见任何东西。


 


然而青年步伐轻盈,姿态怡然,脸色惨白,浑身却漆黑,显得更是黑白分明。他神色犹如在万鬼中流连花丛,毫无半分盲人姿态。


 


他脸颊缓缓转了一圈,若他不是个瞎子,这动作必然是将庙内众人通通扫视一遍,可他如今的确是瞎了,却让所有人都真切地体会到了被他“看”过一眼的滋味。


 


那青年徐徐开口,一一点名:“江宗主、聂宗主、蓝宗主……”


 


被点到的人无不面色难看,他此刻又像个真正的瞎子,对此浑然不觉,点至最末,他话语一顿,视线似乎停留在了魏无羡身上,须臾又笑道:“师父。”


 


魏无羡脸色早已冰寒,此时更是极为难看,他咬牙一阵,终于缓缓从齿关挤出两个字来:“……薛洋。”


 


金光瑶此时失血过多,嘴唇翕动几下,说不出话来,面色却比起方才好了许多,原先的恐惧也逐渐化为平静,甚至有几分自信的神色在内。


 


一看到这幅表情,魏无羡就已经明白,薛洋和他是一伙的。


 


偌大庙堂,坐着的人不过几位,却唯独有一个人没被薛洋数到,像是生生跳过了,又像是压根没被看到。


 


晓星尘一身白衣道袍,拂尘立于手边,霜华仍有淡淡剑光萦绕在上,而今正靠着墙边站立。他面色微僵,双眸中惊骇尚未褪去,此刻目不转睛地看着薛洋,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原来……他现在是这副模样。


——————————————————


关于tag问题……不打角色tag,《难知我》中主要打晓薛和羡澄,如果角色之一长期掉线(在前期尤为严重),我就只打出场了的……标题还是【晓薛 双杰】模式。


这是一个倒叙的开章,正文是下章,从薛洋小朋友的童年讲起……嘿嘿嘿


希望大家喜欢!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07)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