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去了
 

【湛羡澄】神仙奶爸(三)

说好的社会大鹅呢!咋个变成鸡了!

西北车夫:


 


百岁神仙江晚吟,过腻了日复一日的吃老本日子,突然灵光一闪,决定开始种田生活。


 


次日他起了个大早,带着一大一小两只猪上集市,先浩浩荡荡地买了一批种子和幼苗。


 


等到一回到家里,对着门口那二亩地,老神仙就开始发愁。


 


大猪蓝湛冰雪聪明:师父,如今不是播种期,这个不能种。


小猪魏婴耿直出奇:阿澄!你是不是傻啊?!


 


老神仙噌的一声站起来:魏婴,你给我过来。


 


魏婴一听师父叫他过去,立马咯咯咯地笑起来,屁颠儿着就过去了。


留下蓝师兄对着空旷的菜地发呆。


 


蓝师兄凝视一会儿土地,又回头凝视一会儿坐在江澄腿上笑个不停的魏婴,沉默一会儿,终于扛起了锄头。


 


十二岁的蓝湛从那天开始,就意识到了一个他师父江澄赐给他的道理。


 


手心手背都是肉——


手背总比手心瘦。


 



 


蓝湛十三岁就很能耐,将门前二亩地打理得井井有条,东田里一片绿油油,西田里鸡鸭鹅各圈了一块地,整天叽叽喳喳嘎嘎个没完。


魏婴七岁也很能耐,上山抓了俩鞋底那么大的奶兔子,下山就扔进蓝湛的菜地里,第二天把菜地祸害了一大半。


 


蓝师兄早上起来,看着昨天的绿油油变成了今天缺了口的绿油油,迎风凌乱。


 


老神仙江澄见状,一把提起魏婴的领子叫他站好,吹胡子瞪眼地指着他。


“谁叫你带兔子回来的?”


 


小魏婴理直气壮:“山鸡我不敢抓!”


 


上辈子怕狗的魏婴这辈子怕起了鸡,总要有个怕的东西。


 


江澄一想似乎很有道理,就又把他放了。


 


当天下午江澄不在,出于底层农民阶级的蓝湛终于奋起反抗,把资产阶级魏婴丢进了鸡窝。


 


一时间,鸡叫声、魏婴叫声不绝于耳,隔壁的鸭群鹅群个个抻长了脖子探出脑袋,对骂一阵,又嘎嘎着回去了。


 


大约一炷香后,蓝湛听着魏婴叫得非常凄惨,于心不忍,开始检讨自己冲动的起义行为,就又顶着母鸡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把魏婴捞了出来。


 


其实魏婴并未受到什么攻击,他叫得比母鸡还响,扑腾得比母鸡更高,对面的鸡群都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不敢上前。


 


反而蓝湛进去的时候太急,一脚踩翻一窝鸡蛋,刚生下来的蛋碎了一地,白白黄黄混在一起流淌出来,立刻遭到了鸡群妇女们的疯狂围殴。


 


大不点蓝湛抱着魏婴从鸡窝里出来,头发蓬乱,脸上挂彩。


小不点魏婴哼哼唧唧哭个不停,实则只是裤子上沾了点土。


 


蓝湛当时出了一口气,现下终于想起那作威作福的老神仙师父来,感到内心一阵惶恐。惶恐之下,曾经被老神仙嫌弃“太笨”的蓝湛此刻又突然才华横溢了,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贿赂,火速翻出自己家底里仅剩的两个糖,一点没留的给了魏婴,叫他千万保密。


 


小魏婴含着糖,用缺了门牙的嘴咧出一个笑来:“好,师兄。”


 


江澄当天晚上一回来,就听到了魏婴牙齿漏着风还在坚持口述的、他被鸡追杀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同一天夜里,蓝湛冤大头顶着水盆站在屋檐下罚站,魏婴王八蛋抱着江澄的一条手臂睡得正香。


 


蓝湛站在屋檐下,顶着水盆,努力翻着眼皮去数天上的星星,突然又福至心灵,明白了一个道理。


 


胳膊拧不过大腿?


不,那条胳膊还抱着个更粗的大腿。




————————


哇——这更超短!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551)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