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啊!
 

【湛羡澄】神仙奶爸(二)

蓝师兄:妈的打倒特权阶级

西北车夫:

小不点魏婴上线啦!!!!









 


小东西楚楚可怜,眨眼瞅着。


老东西铁石心肠,油盐不入。


 


江澄一个指头镚儿弹在小蓝湛脏兮兮的脑门上,迅速将那皮肤弹出一片淤红,却毫无怜悯之心,十分丧心病狂地摆出一副恶霸模样。


 


“放手。”


 


话一说完,蓝湛十分自觉地撤了手,老神仙趾高气昂抬腿就走,端得是一个健步如飞,将还不及他大腿一半高的蓝湛弃之不顾。


 


蓝湛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跟上来的意思。


 


老神仙对于此举认为理所当然,并不愧疚,却在走了几步之后又退了回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孩儿,表情十分坦然。


 


“有钱吗?”


 


蓝湛活过这七八个年头,虽然终日在外颠沛流离吃苦挨饿,却也没见过还有刚刚救过他的命的人转头回来要钱的,更何况,这人还穿得相当贵气,看起来一点都不缺钱。


 


他果真愣在了原地,看着江澄的神情略显几分呆滞,却又被那副好皮相遮盖了些许,竟有点茫然无措的可爱在里面。


 


不过江澄并不是会为这种可爱而动容的人,他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打算问完就走,却不想蓝湛愣了片刻,果真从一身破布烂袄的小兜里翻出铜板来,不多不少,正好三个,放在蓝湛舒展开的手心里。


 


“多谢。”


 


江澄用手指捏起铜板,抬着手掌抛掷几下,转头又走了。


 


被大摇大摆抢了全部家当的小乞丐仿佛毫无受到欺负的自觉,依然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江澄转至巷口,如愿以偿地用三个铜板买了包子,却捂在手心里不打算吃,悠悠又转回了方才的地方。


 


他一过去,蓝湛竟然还站在原地,也不看他,只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澄低头咬了一口包子,香味在这一口之后顿时四溢,散开在寒冷的冬气中,这味道对锦衣玉食的老祖宗来说只能算一般,勉强入口,却在饿了好几天肚子的蓝湛眼里已然视作金玉珍馐。


 


更何况,那还是用他的钱买的。


 


但即便这样,蓝湛依旧不说话,仿佛上辈子传人闲话太多,所以这辈子打娘胎里出来就没了舌头,不得嘴碎。


 


蓝湛一直看着江澄把包子吃完了,也始终一声不吭,直到最后,江澄叠好了用来装包子的油纸,才突然嗤笑一声。


 


“真笨。”


 


蓝湛被人抢了钱,还遭了骂,却也没太大反应,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江澄又道:“你家人呢?”


蓝湛依旧闭口不答。


 


他不答,江澄也猜得出来,大概不是死了就是去哪里逃命,总之绝不会好,这蓝湛上辈子衣食无忧,这辈子却小小年纪就要在外流浪遭罪,可见世事无常。


 


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的对视半晌,江澄终于掀了嘴皮儿,留下一句话。


 


“跟我走吧,就冲你这个呆劲儿,我前脚离开,你后脚就要横尸街头。”


 


说完这句,老神仙又低声嘟囔,似在喃喃自语:“要是换了他,估计早就……”


 


话未说完,他已提步就走,不给小蓝湛一点反应的时间。


 


老神仙健步如飞。


小屁孩磕磕绊绊。


 


二人在冰天雪地里仿佛你追我赶地走了一段距离,老祖宗终于想起,莲花坞还有不少江氏钱庄在外,随时可以进去靠脸提钱,一提一个准儿,根本犯不着跟小屁孩抢钱买包子。


 


他当天就去提了足够的钱,又随便找了什么地方住下,蓝湛洗干净澡,跪在暖烘烘的火炉旁邦邦邦磕了仨响头,算是行过拜师礼了。


 


老神仙如此道:“你既拜我为师,我就给你起个名字,蓝湛。”


 


沉默一整天的蓝湛总算张开了蚌壳似的嘴,一板一眼地问道:“为何不姓江?”


 


他的师父十分高深莫测地丢下一句“水多。”,不识字的蓝湛在大半年后才领悟其中含义,却很快又陷入了下一个无解谜题。


 


江澄,水也很多。


 



在那之后,江澄寻了个地界不错的仙山,又在山脚下盖起个半大不小的屋子,就和小蓝湛定居下来。


此后蓝湛一直跟着江澄修炼,他天资很高,进步飞快,唯独不好的一点就是太不爱说话,自己有什么事大都藏着掖着,从不袒露。


 


可惜的是,上辈子他有个体贴的兄长事事关心,这辈子却只有个只管吃穿修炼的神仙师父,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譬如生病了死扛着导致病情加重,夜猎中受伤了不说之后倒要拖后腿等诸多麻烦事。


 


不过他这也算因祸得福,师不救徒徒自救,学了千儿八百个字的小蓝湛揣着江澄的荷包去买几本医术古籍的来翻看,久病成医,再加上本来就天资聪颖,倒也弄出了点什么名堂。


 


江澄养个孩子像养头猪一样轻松,因此三年后,他遇着了天生一副笑脸的五岁大的魏婴转世,一点都没犹豫,就把他带回了家。


 


直到魏婴进了家门,活了一百多年的老神仙,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蓝湛事事自立自强,已然从猪进化成了猪精,非常省心。


魏婴事事哭天喊地,怕狗怕蛇怕鸡怕雷怕黑,哭闹不停。


 


抱回魏婴只要两块瓜,养活魏婴却比登天还难。


 


当晚江澄指着魏婴红扑扑的脸,毫不客气地下令:“滚出去。”


 


怕黑的小不点魏婴哼唧两声,吧嗒吧嗒掉着眼泪,然后伸手抱住了江澄的腿。


 


小魏婴吸着鼻子软趴趴道:“阿澄。”


 


江澄:“……”


江澄:“就一晚,明天你就滚回自己屋。”


 


结果显而易见,这个一晚拖了十年有余,小不点魏婴长成了大个子魏婴,从被江澄抱着到抱着江澄,夜里偶然还要翻出些动静来,全然置屋外的蓝湛蓝师兄于不顾。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340)
 
上一篇
下一篇
© 往生焰|Powered by LOFTER